天津市蓟县一男孩18岁已拥有三家养鸡场,虽然只

 除夕一早, 蓟县 于桥水库南岸官沟山下,18岁的潘明阳完成了放这一每天早晨必需的工作。这些鸡已经养成习惯,不论春夏秋冬,都是每天天一亮就上山,天擦黑再回来,在山上冬天吃草子落果,夏秋吃虫子蚂蚱,快乐得很。

除夕一早, 蓟县 于桥水库南岸官沟山下,18岁的潘明阳完成了放鸡这一每天早晨必需的工作。这些鸡已经养成习惯,不论春夏秋冬,都是每天天一亮就上山,天擦黑再回来,在山上冬天吃草子落果,夏秋吃虫子蚂蚱,快乐得很。

原标题:女大学生“逃离”都市深山养鸡 希望带领村民致富

于婷和她散养的柴鸡 穿着厚厚的迷彩服,带着口罩和草帽,每天都要去鸡舍里清扫。早晨将喂养的柴鸡赶往山上,傍晚将柴鸡赶回鸡舍。这就是地处河北山区的女大学生于婷生活的真实写照。 “我不喜欢都市生活的快节奏,喜欢山里生活的自由和无拘无束。”于婷说。 1987年出生的于婷是吉林省大安市人,她和她的丈夫都毕业于河北石油职业技术学院。2009年毕业之后,他们在河北省廊坊市工作,每个月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不到4000元。 2010年,于婷和她的丈夫回到了丈夫的老家河北省承德市宽城满族自治县大石柱子乡大闫杖子村。一到了大山深处,她就喜欢上了这里。 “当时觉得这里山清水秀的,空气也好。”于婷说。 于婷萌生了自己创业的想法,2010年6月份,她和丈夫辞去工作,来到了宽城满族自治县大闫杖子村。她和丈夫在山脚下建起了几间小屋,盖起了鸡舍,围起了4亩多山地,养了3000多只柴鸡。 宽城满族自治县大闫杖子村距离县城80公里,这里四处都是山,交通不方便。于婷住的地方不能上网,手机信号时断时续,喝的是井水。 于婷称,刚来到山里的时候,手机没有信号,她两年没有用过手机,以前的同学们都已为她失踪了。后来山里建起了移动通信基站,手机才有了信号,她才恢复了和朋友们的联系。 “我和丈夫都没有养过鸡,村子里的人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刚开始养鸡的时候都是靠看书学习和自己摸索。”于婷说。 刚开始养鸡的时候,于婷和丈夫买来小鸡。据于婷介绍,小鸡都在笼子里养着,一天需要喂5次。因为需要时常喂食,每天晚上都开着灯,休息不好。小鸡养到两个月才能放到山上散养。 于婷称,给柴鸡做防疫最辛苦,需要给每只鸡打防疫针,一干就是一天一夜,休息不了多少时间。 有时候放养的鸡晚上不回鸡舍,于婷和他丈夫需要打着手电上山寻找。于婷说,散养的柴鸡经常被山上的野猫、黄鼠狼等动物吃掉,她养的柴鸡损失了近三分之一。 现在,于婷的养鸡场初具规模。据她介绍,养鸡场生产的鸡蛋每斤卖14元,散养的柴鸡每斤卖100元,附近的饭店、食堂经常来于婷的养鸡场采购,养鸡场每年收入十多万元。 在于婷看来,她更喜欢山里的生活,山里空气好,村民热情朴实,没有都市的喧嚣。 据于婷介绍,之前村民对她和丈夫的行为很不理解,不在城市里生活,却到山里养鸡。村民认为,于婷和她丈夫两个大学生回来养鸡种地,书都白念了。现在,于婷赢得了村民的认可,村子里的人都说,养鸡种地都要有文化。 于婷不仅自己养鸡,她同时也是村里的妇女主任,一些村民也向于婷来学习如何散养柴鸡。 宽城满族自治县大石柱子乡副乡长玄宗镇称,大石柱子乡没有矿产资源,主要发展农业、旅游业、养殖业。农村缺乏懂科学知识的大学生,于婷的创业精神和钻研精神值得认可,山区需要年轻有为大学生扎根带领村民致富。 2013年,于婷当选为承德市人大代表。于婷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中国梦”,她的梦想就是在自己创业致富的同时,也能帮助山区村民致富,这样也实现了自己的价值。

潘明阳养了3000多只鸡,他喜欢每天早晨打开鸡舍,看着它们撒欢儿上山的样子。晚上送货回来,即使再晚,他也要到鸡场巡视一圈,心里才踏实。现在,潘明阳的养殖场只有两名员工,他的父母。关于未来,他的愿望很宏大——建起养殖集团,支持很多人就业。

潘明阳养了3000多只鸡,他喜欢每天早晨打开鸡舍,看着它们撒欢儿上山的样子。晚上送货回来,即使再晚,他也要到鸡场巡视一圈,心里才踏实。现在,潘明阳的养殖场只有两名员工,他的父母。关于未来,他的愿望很宏大——建起养殖集团,支持很多人就业。

于婷和她散养的柴鸡。

别看只有18岁,潘明阳创业却已经两年了。两年前,中专毕业的潘明阳回乡创业。120平方米的鸡舍承接不了这个男孩的梦想。不久后,他利用家中的拆迁款建起了260平方米的第二鸡场。2015年11月底,他又借款60万,建起360平方米的第三养殖场。为了还款,他每天不停地往返于市区、滨海新区和蓟县之间,就算是一只鸡两斤鸡蛋的业务,他也要送货上门,为的是尽快建立起自己的客户群。为了省钱,他只吃一碗面,一枚鸡蛋也舍不得吃。

别看只有18岁,潘明阳创业却已经两年了。两年前,中专毕业的潘明阳回乡创业。120平方米的鸡舍承接不了这个男孩的梦想。不久后,他利用家中的拆迁款建起了260平方米的第二鸡场。2015年11月底,他又借款60万,建起360平方米的第三养殖场。为了还款,他每天不停地往返于市区、滨海新区和蓟县之间,就算是一只鸡两斤鸡蛋的业务,他也要送货上门,为的是尽快建立起自己的客户群。为了省钱,他只吃一碗面,一枚鸡蛋也舍不得吃。

穿着厚厚的迷彩服,带着口罩和草帽,每天都要去鸡舍里清扫。早晨将喂养的柴鸡赶往山上,傍晚将柴鸡赶回鸡舍。这就是地处河北山区的女大学生于婷生活的真实写照。

目前,潘明阳主要依靠传统营销模式。他知道,这种纯粹散养的柴鸡产品主要客户是中年以上的市民群体,因为“就是小时候的味道”。但是他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的柴鸡和柴鸡蛋就会为更多的人所接受。“我计划今年登陆电商平台,建立自己的网店。”潘明阳还计划在市区建自己的连锁店,随时配送,“我的新年愿望就是让更多人吃上绿色柴鸡和鸡蛋。”

目前,潘明阳主要依靠传统营销模式。他知道,这种纯粹散养的柴鸡产品主要客户是中年以上的市民群体,因为“就是小时候的味道”。但是他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的柴鸡和柴鸡蛋就会为更多的人所接受。“我计划今年登陆电商平台,建立自己的网店。”潘明阳还计划在市区建自己的连锁店,随时配送,“我的新年愿望就是让更多人吃上绿色柴鸡和鸡蛋。

“我不喜欢都市生活的快节奏,喜欢山里生活的自由和无拘无束。”于婷说。

1987年出生的于婷是吉林省大安市人,她和她的丈夫都毕业于河北石油职业技术学院。2009年毕业之后,他们在河北省廊坊市工作,每个月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不到4000元。

2010年,于婷和她的丈夫回到了丈夫的老家河北省承德市宽城满族自治县大石柱子乡大闫杖子村。一到了大山深处,她就喜欢上了这里。

“当时觉得这里山清水秀的,空气也好。”于婷说。

于婷萌生了自己创业的想法,2010年6月份,她和丈夫辞去工作,来到了宽城满族自治县大闫杖子村。她和丈夫在山脚下建起了几间小屋,盖起了鸡舍,围起了4亩多山地,养了3000多只柴鸡。

宽城满族自治县大闫杖子村距离县城80公里,这里四处都是山,交通不方便。于婷住的地方不能上网,手机信号时断时续,喝的是井水。

于婷称,刚来到山里的时候,手机没有信号,她两年没有用过手机,以前的同学们都已为她失踪了。后来山里建起了移动通信基站,手机才有了信号,她才恢复了和朋友们的联系。

“我和丈夫都没有养过鸡,村子里的人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刚开始养鸡的时候都是靠看书学习和自己摸索。”于婷说。

刚开始养鸡的时候,于婷和丈夫买来小鸡。据于婷介绍,小鸡都在笼子里养着,一天需要喂5次。因为需要时常喂食,每天晚上都开着灯,休息不好。小鸡养到两个月才能放到山上散养。

于婷称,给柴鸡做防疫最辛苦,需要给每只鸡打防疫针,一干就是一天一夜,休息不了多少时间。

有时候放养的鸡晚上不回鸡舍,于婷和他丈夫需要打着手电上山寻找。于婷说,散养的柴鸡经常被山上的野猫、黄鼠狼等动物吃掉,她养的柴鸡损失了近三分之一。

现在,于婷的养鸡场初具规模。据她介绍,养鸡场生产的鸡蛋每斤卖14元,散养的柴鸡每斤卖100元,附近的饭店、食堂经常来于婷的养鸡场采购,养鸡场每年收入十多万元。

在于婷看来,她更喜欢山里的生活,山里空气好,村民热情朴实,没有都市的喧嚣。

据于婷介绍,之前村民对她和丈夫的行为很不理解,不在城市里生活,却到山里养鸡。村民认为,于婷和她丈夫两个大学生回来养鸡种地,书都白念了。现在,于婷赢得了村民的认可,村子里的人都说,养鸡种地都要有文化。

于婷不仅自己养鸡,她同时也是村里的妇女主任,一些村民也向于婷来学习如何散养柴鸡。

宽城满族自治县大石柱子乡副乡长玄宗镇称,大石柱子乡没有矿产资源,主要发展农业、旅游业、养殖业。农村缺乏懂科学知识的大学生,于婷的创业精神和钻研精神值得认可,山区需要年轻有为大学生扎根带领村民致富。

2013年,于婷当选为承德市人大代表。于婷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中国梦”,她的梦想就是在自己创业致富的同时,也能帮助山区村民致富,这样也实现了自己的价值。

本文由402com永利平台发布于养殖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天津市蓟县一男孩18岁已拥有三家养鸡场,虽然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