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电鱼被告人的先予执行在洞庭湖,开庭审判

3月28日,在荆州人大代表等人民监督员的见证下,禁渔期内在长江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的被告人陈某,委托相关单位将80000尾鱼苗放流长江,依法对长江水生态进行补偿修复。至此,荆州首例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执行完成,被告履行生态修复责任。

图片 1

长江中上游最大非法捕捞水产品案宣判

图片 2

“守护好一江碧水,增殖放流,现在开始!”2018年6月25日10时许,湖南省岳阳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周升在岳阳渔都码头宣布。岳阳楼区人民检察院、岳阳楼区人民法院、长江航运公安局岳阳分局、岳阳县渔政局、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等单位负责人,把400万尾鱼苗投入到洞庭湖内,以修复渔业生态。

2017年5月19日凌晨,沙市区农林水局渔政人员与长航公安荆州派出所干警在长江联合执法时,长航公安干警接到市民举报,称有人从荆州长江大桥南岸桥墩下水在长江沙市段电捕鱼。

图为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高邮市人民法院在高邮湖石工头渔港码头开庭。 孟德龙 摄

被告委托亲属向长江放流活鱼

这400万尾鱼苗价值8万余元,来自12名非法电鱼被告人的先予执行。现场有百余干警、渔民和志愿者代表见证。

当日4时45分,陈某上岸即被民警和渔政执法人员抓获,现场查获电捕鱼铁质渔船一艘、电捕鱼工具一套、渔获物若干。经称量,陈某采用电击捕鱼方式所得渔获物共22.05千克。

中新网扬州6月5日电 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江苏高邮市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巡回法庭“搬”到了高邮湖石工头渔港码头,对一起禁渔期渔民在天然水域非法用电捕鱼55千克、破坏渔业生态环境的案件进行公开审理并当庭宣判。

图片 3

这是湖南省规模最大的通过放流方式修复生态资源的公益诉讼,也是该市首次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增殖放流活动。作为在场的检察院宣传工作人员,李明皓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特殊的时刻。

经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陈某在禁渔期内使用电鱼方法非法捕捞水产品,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公诉机关对被告人陈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的指控成立,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9个月,并对被告人提起了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当日,高邮市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由高邮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陈某、陈某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一案以及公益诉讼起诉人高邮市人民检察院就本案提起的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一案。庭审前,被告人陈某与陈某某认识到犯罪行为对环境造成的危害后果,在社会各界人士及周边渔民的注视下将8050.80元购买的鱼苗全部投放到高宝邵伯湖。

湖北日报讯12月14日,宜昌市伍家岗区检察院提起的,李某某等八人非法捕捞水产品刑事及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依法开庭审理。

图片 4

依据长江水产研究所出具的生态损失鉴定报告,公益诉讼人要求被告人陈某购买成鱼88.2千克、幼鱼7.8万尾放流,修复水域生态环境。

图片 5图为两名被告人禁渔期内“电鱼”获缓刑。 孟德龙 摄

李某某等8名被告于今年4月至6月禁渔期内,先后6次在长江枝江段水域采用电拖缆进行电捕鱼2688.3公斤,涉及鲟鱼、鳜鱼等15种鱼类。

洞庭湖自古以来就有“鱼米之乡”的美誉。洞庭湖接纳四水,吞吐长江,是养育三湘儿女的“母亲湖”,被称之为“长江之肾”,其在净化环境、调解水位、维持生态平衡等方面具有重大作用。

据介绍,以前非法捕捞案件一般只追究刑事责任。根据新的法规,以及“谁破坏谁恢复”的原则,现在犯罪嫌疑人不仅要追究刑责,还要提起民事公益诉讼,承担生态修复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8年2月14日8时至9时40分许,被告人陈某、陈某某在高宝邵伯湖禁渔期内,采用由被告人陈某负责驾驶12马力水泥船、被告人陈某某负责控制电舀的手段,利用电捕鱼工具实施电捕鱼作业,非法捕捞黑鱼、鳜鱼、鲫鱼等渔获物合计55千克。被告人陈某、陈某某在电捕鱼现场被江苏省高宝邵伯湖渔政监督支队查获后,向渔政监督机关和公安机关如实供述涉嫌的犯罪事实。

伍家岗区检察院受理此案后,第一时间派遣环保办案组、公益诉讼办案组干警提前介入,在抓获现场指导侦查人员依法取证,并收集公益诉讼所需证据,为指控犯罪和损害评估提供了充分依据。后伍家岗区检察院委托相关科研单位对该案电捕鱼导致长江生态环境损害的情况进行评估,评估报告认为电捕鱼对水生态环境产生多方面损害,致水体局部“荒漠化”。

“但是,近年来非法捕鱼的犯罪活动却屡禁不止,过去没有生态补偿这一说法,渔民觉得电鱼不是什么大事,不知道非法电鱼对水生生态和渔业资源伤害的严重性。”李明皓告诉中国长安网记者。

图片 6图为现场放养8050.80元购买的鱼苗修复生态。 孟德龙 摄

为修复长江生态环境,专家建议在电捕鱼水域放流鱼类。鉴于李某某等人在禁渔期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捕捞水产品,破坏长江生态环境,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伍家岗区检察院对李某某等8人提起刑事诉讼,对其中7名被告提出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2018年1月1日,吴某等12名被告人分乘5条渔船,在东洞庭湖洞庭大桥至城陵矶之间水域,使用国家明令禁止的电捕鱼工具“门板式”电网进行非法捕捞。当日6时,吴某等人在城陵矶冷库码头转移非法捕捞渔获物时,被长航公安局岳阳分局民警当场查获,经现场称重,12人非法捕捞渔获物共计2150.05公斤。3月22日,长航公安将此案件移送至岳阳楼区人民检察院。

公益诉讼起诉人高邮市人民检察院发现两被告人的违法行为破坏渔业生态环境后,鉴于社会公共利益仍处于受侵害状态,公益诉讼起诉人遂依法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受江苏省高宝邵伯湖渔政监督支队委托,扬州市江都区渔业环境监测站出具了宝应湖渔业生态资源损失的评估报告,证明涉案非法捕捞水产品行为造成渔业生态资源损失额共计为8050.80元。

庭上,8名被告人均当庭认罪,其中5名被告人在开庭前委托家属购买了部分成鱼和幼鱼,自愿进行修复。检察机关提出以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6个月至2年有期徒刑不等的量刑建议,同时请求判决被告在其电捕鱼水域放流成鱼3998公斤、幼鱼1747835尾以恢复生态。法院当庭宣判,支持检察机关全部诉讼请求,并充分采纳量刑建议。

岳阳楼区检察院经过耐心细致地研究案情并查阅相关资料,最终认定被告人非法捕捞触犯了法律,损害了社会公益。

图片 7图为6月5日,高邮法院将法庭“搬”到渔港码头巡回审判涉渔公益诉讼案。 孟德龙 摄

据悉,该案系近年来发生在长江干流中上游最大的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伍家岗区检察院检察长彭颂东带领检察官团队出庭支持公诉。法院宣判后,多名被告委托家属履行修复义务。当天下午,在检察院、长航公安、市渔政等部门的监督下,于枝江长航公安码头放流部分成鱼和幼鱼。

“我们首要考虑的问题是,怎么及时有效修复生态?受损公益如何量化,被告人在受到刑罚追究后是否愿意出资修复生态,成为办案人员亟待攻克的难题。”办案检察官对中国长安网记者说。

经过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被告人做了最后陈述。法庭当庭宣判:被告人陈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拘役二个月,缓刑四个月;被告人陈某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拘役二个月,缓刑四个月;被告人陈某、陈某某向江苏省高宝邵伯湖渔政监督支队账户连带缴纳放流鱼苗费用人民币8050.80元、评估费用人民币241元。

2018年5月29日,岳阳楼区检察院以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对12名被告人提起公诉的,同时向岳阳楼区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考虑到放流的季节性,检察院提出了先予执行申请,要求在6月30日前放流。

2018年6月21日,岳阳楼区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此案,并于6月22日作出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全部支持岳阳楼区检察院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请求。这才有了照片中拍摄的这一幕。

图片 8

2017年6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的决定。“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明确写入这两部法律,这是很了不起的进步。”李明皓说,“我之所以将这幅照片作为参赛作品,是想反映这一进步所带来的实践变革。”

她介绍,本案通过放流方式修复生态资源的公益诉讼,是岳阳楼区检察院将生态修复补偿机制引入生态环境保护的具体实践,达到了办好一个案件推动一片问题解决的良好效果,体现了检察机关充分履行公益诉讼职能。

本文由402com永利平台发布于渔业,转载请注明出处:非法电鱼被告人的先予执行在洞庭湖,开庭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