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经济或受影响,泰国政府采取措施保障外籍

据Intrafish 1月17日报道:泰国计划为渔业行业招募6万名缅甸工人,该计划将在两个签署合作备忘录后完成,以保护劳工权益。同时,两国之间就如何加强双边关系与合作,寻求合法汇款途径,保护缅甸及泰国劳工等方面进行讨论。

原标题:泰国政府采取措施保障外籍劳工权益

曼谷/泰国沙缴府6月17日(记者 Amy Sawitta Lefevre/Vorasit Satienlerk) - 泰国官员周二称,大量柬埔寨劳工由于担心泰国军方政府的打击而纷纷离境,这可能影响泰国经济。

核心提示:从亚洲到欧洲,从北美洲到南美洲,几乎所有国家的超市里都有出售来自泰国的海产。先是超市,接着是餐桌,泰国海产品登陆无数人家。水产养殖和渔业在泰国的经济结构中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缅甸方面表示,在向泰国输送工人前,政府会先行确保其合法权益,保护劳工安全。

图片 1在一站式服务中心登记的外籍工人。鹿梦琪摄

图片 2

图片 3 从亚洲到欧洲,从北美洲到南美洲,几乎所有国家的超市里都有出售来自泰国的海产。先是超市,接着是餐桌,泰国海产品登陆无数人家。水产养殖和渔业在泰国的经济结构中占有重要比例,出口比例占全国食品出口的40%,是支柱性产业。

目前,缅甸有4万人在泰国从事捕捞业,约4.5万人从事与之相关行业。另有58741缅甸人在泰国渔业加工厂就业。

人民网曼谷3月22日电(鹿梦琪、林芮)近年来,随着泰国经济的稳定持续发展,许多外籍工人涌入泰国劳动市场,其中有许多手续并不完备。目前,泰国有来自邻国的外国劳工约380万人,其中来自缅甸的劳工人数最多,其次是柬埔寨和老挝。这些外籍劳工的规范管理和权利保也给泰国政府带来了巨大压力,政府曾对外籍非法劳工较为泛滥的行业进行严查整治并将非法外籍劳工遣送回国。

泰国沙缴府亚兰泰柬边境,一批柬埔寨劳工爬上军用卡车准备离境,摄于2014年6月15日。REUTERS/Athit Perawongmetha

图片 4罗兴亚难民逃离缅甸北部山区,从海上前往马来西亚的路线,但是在经过泰国附近时,经常会被绑架成为奴工。

由于劳动力不足,泰国政府意识到加强外籍劳工管理的必要性,并开始通过对外籍劳工进行登记的方式将外籍劳工纳入劳动体系。自2014年开始,泰国劳工部在76个府开设了80个一站式服务one stop service(OSS)中心,以方便来自柬埔寨,老挝和缅甸三个邻国的劳工登记。一站式服务中心将为注册外籍劳工发放签证和工作许可证,他们还将接受健康检查,领取健康证明及签订医疗保险。这意味着有200多万外籍劳工将通过合法程序纳入泰国劳动体系。

国际移民组织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周里,约有17万柬埔寨劳工从泰国回到柬埔寨,不过目前劳工流出速度正在下降。有传言说泰国军方政府决心打击非法移民,很多劳工因此而离开泰国。

图片 5一名船上的工人在拉廊港把渔获从船上卸下。

记者走访了位于龙仔厝府医院的一站式服务中心,看到大量外籍劳工正在有序地进行登记。

泰国军方曾承诺不会对在泰国合法工作的人采取任何行动。但军方领导人巴育上周誓言将“强化”针对外国劳工的法律。

图片 6一名罗兴亚女子讲述在公海上被走私贩子劫持的经历。 图片 7从丛林监狱到渔船上,幸存的罗兴亚男子。 图片 8成船的罗兴亚难民抵达泰国海岸,其中有大量妇女和儿童。不少难民被泰国边境官员转卖给蛇头。 国际援助机构的义工在处理丛林监狱附近的一个墓穴。

据悉,外籍劳工的注册必须在2018年3月31日之前完成。注册期限过后,柬埔寨,老挝和缅甸的未注册外籍劳工将不能在泰国居住和工作。为了保障外籍劳工享有和泰国工人相同的法律权益,泰国实施了许多措施,例如要求标准雇佣合同必须以两种语言制作,其中之一必须是雇员能理解的语言。还将通过法律,强制要求渔业工人的标准雇佣合同必须规定雇主应通过银行转账支付工人的工资。据报道,目前有超过5,000名渔业工人通过这种方法收到工资。同时要求招聘机构必须进行强制登记,以便更好地规范和管理移民工人的流动,从而防止招聘机构或中介对外籍劳工的不公正待遇。

“我承认,对企业肯定有一些影响,但我不清楚会有多大程度的影响,”泰国外交部常务秘书Sihasak Phuanketkeow对记者说道,此前他曾向柬埔寨驻泰国大使保证军方不打算进行打击。

记者长达6个月的秘密调查

泰国政府还与私营企业、民间社会及邻国合作,一起改善外籍劳工的生存环境,并与老挝,缅甸和越南签订了劳工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以加强劳工保护方面的合作。

军方政府称,即将打击非法劳工的传言没有根据。泰国劳工部高级官员Tanit Numnoi表示,只要劳工们的书面材料合乎程序,他们即可返回泰国。

从亚洲到欧洲,从北美洲到南美洲,几乎所有国家的超市里都有出售来自泰国的海产。先是超市,接着是餐桌,泰国海产品登陆无数人家。水产养殖和渔业在泰国的经济结构中占有重要比例,出口比例占全国食品出口的40%,是支柱性产业。根据2013年的数据,泰国海鲜每年的出口产值超过78亿美元,是世界第三大海产品出口国,仅虾的出口量就超过5万吨,是世界之最。 但这庞大的产业背后有很多见不得光的秘密,最近几年泰国渔业一直被国际媒体集中调查,其中最突出的是英国报章《卫报》在2013年到2014年进行的长达6个月的秘密调查。 《卫报》的秘密记者接触了很多来自缅甸、柬埔寨、老挝的渔工,深入其家乡了解他们的背景和前往泰国的“梦想”,也进入他们的工作场地揭示梦想破灭后的现实。 因为水产养殖业要求密集劳动力,而且工作环境非常差,该行业一直面临工人严重不足的压力。因此泰国船主只能靠吸引来自周边贫穷国家的劳工,通过压榨和奴役工人压低水产的价格,最终在全球出口市场上占据“价平质优”的地位。外来劳工占泰国水产行业劳工人口的90%,经常被非法中间人拐骗甚至转卖,有时一个劳力仅以不到300美元的价格就终身卖给船主,之后要在船上做苦工,永无出头之日。奴工们也经常在船主之间被转卖,一旦健康恶化、工作效率降低,就被以最低价转给条件最差的非法船主。 船主对于手下的外来劳工的控制手段无非是暴力威胁、非法拘禁甚至是药物控制,这些奴工平均每天要在水下或者船上工作16个小时,极端情况下每天要连续工作20个小时,挨打挨饿是经常的事情,不仅如此,他们苦于没有身份不能逃走,收入微薄甚至被迫免费工作。因为工作环境极为恶劣,工人健康状况很差却得不到医疗护理,有时候重病工人会被扔进海里。一些匿名接受采访的奴工表示,有些船主刻意向奴工提供冰毒或者其他神经控制类药物,以便完全控制他们,因为染上毒瘾的奴工没有任何选择,只能在船上免费工作直到死。 还有工人说,对于反抗和逃跑的奴工,船主会以行刑或处决的方式“杀鸡儆猴”,警戒其他工人。枪杀是常见的,绑着石头沉入海底还能省下子弹,而最惨的处决是有工人的四肢被分别绑在四艘机动船上,马达一开人被分尸。多数被访问的奴工都表示,有目睹身边同伴被杀死的经历。

私营企业也在政府的号召下采取相应措施保障外籍劳工权益,记者前往位于龙仔厝府和佛统府的几家公司进行了走访。泰国鱼类产品加工公司Anusorn Mahachai Surimi 有限公司正积极配合政府进行外籍劳工登记,并为外籍工人提供与本国工人相同的待遇。公司的主管也表示支持对外籍劳工的登记,这一举措有利于外籍工人的长期发展,让他们的工作生活能走上正轨。而在鸡蛋产品加工公司Kasemchai Farm Group(KCF)走访时记者采访到来自缅甸的女工人卢米,她怀有身孕,政府和公司都为她提供了孕期补贴。KCF还将为她的孩子提供教育奖学金。而在食品加工公司KP Food Company Limited(KPF),记者参观了外籍工人工作的生产车间,并走访了柬埔寨籍工人的宿舍。宿舍楼下的告示栏贴上了多国语言的告示,以方便外籍劳工及时了解政策变动。

但乘坐巴士和卡车通过崎岖道路回国的柬埔寨劳工并没有任何书面材料。

恐怖经历与惊人骗局

随着外籍劳工合法纳入泰国劳动体系,外籍劳工们的权利将更有保障,生存环境也将得到改善。

38岁的Kiew Thi表示,他花了几个小时才到达检查站。

缅甸籍劳工敏登从表面上看有50岁,可实际年龄只有29岁。他的牙齿已被拔得一颗不剩,这是被卖到泰国船只做奴工的证据。敏登是幸运的,因为他只在船上干了两年就得以脱身,但两年时间里,他不仅失去了所有牙齿,双臂上还留下深深的刀痕,手上的伤口和老茧似乎永远不会脱落,而面部不时抽搐的肌肉,暗示他又想起了过往恐怖的经历。 通过“蛇头”从缅甸北部偷渡到泰国时,敏登曾幻想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很快就能回家,但实际上他每天要在公海上为船主工作20个小时,一日两餐,每餐只有一小碟米饭。睡觉的船舱非常狭窄,他和其他工人只能爬进去倒头就睡,睡不了几个小时随时都会被工头叫醒,要是起来慢或者爬出来的时候不够利索,就会遭受毒打。无法完成工作更要挨打,因为试图逃跑,船主拔掉他所有牙齿作为惩戒。折磨并没有让敏登打消逃跑的念头,最终他趁渔船靠岸的机会逃出来,上岸时头发已经长至肩膀,身上因为长期不洗澡臭不可闻,很长时间里他见到陌生人都不敢张嘴说话,怕没有牙齿会让人觉得可怕。 在泰国以出口为主的水产行业长期依赖外来劳工并发展出专门为其服务的人口走私集团,《卫报》的记者联系到愿意透露内情的“蛇头”,据这些中间人介绍,泰国的船主和奴工之间的关系不是什么雇佣关系,完全是“捕食者和猎物的关系”。通常是船主下“订单”给蛇头,蛇头根据船主的要求在缅甸等国家物色劳工,通过在当地媒体上打广告,以工厂招工的名义吸引没有生活来源的男子,中介费通常在2万到3万泰株,但蛇头会说明这笔钱会由雇佣方垫付,今后从工资里扣除。对于外籍劳工来说在“待遇不错”的泰国工厂里打工是能摆脱贫困的好机会,但每年数以千计的人在抵达泰国海边之后会发现,所谓的菠萝厂、家具厂、木材厂、鞋厂都不存在,看到渔船的时候他们的梦想都破灭了,这根本就是个骗局!有一名蛇头透露,每年经他一人之手骗到泰国的奴工就有上千人,这种骗局本已不新鲜,但在任何时候都还能骗到人。当地警察不会管,因为警察和蛇头是生意伙伴,同在一条经济链上,不仅警察能从中获益,连位高权重的政客也参与其中。 泰国沿岸的公海上,数不清的渔船在捕捞作业,很多渔船长时间不用靠岸,因为依靠从货船上得到补给,这也意味着奴工们一旦上船有可能几年时间都不能踏上陆地。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被随便转手和交易,渔船相互靠近船主们就能“洽谈生意”,然后奴工就从这艘船卖到下一艘船上。奴工是个公开的“秘密”,其产业链的具体运作方式如下:首先,外来人口被诱骗并贩卖至渔船,成为奴工。每天,他们需从泰国水域捕捞巨量鱼苗,亦称“下角鱼”;然后,这些“下角鱼”被运往工厂,磨成鱼粉;接下来,工厂再将鱼粉售卖给泰国正大集团等巨型水产品出口企业;最后,这些企业将用鱼粉喂养的大虾卖给旗下国际客户。在链条中,外来奴隶位于最底端。

“我回国的原因是怕军队会来抓我们。”Kiew Thi说道。他在泰国从事渔业工作,每月工资8,000泰铢,比在国内赚的钱高很多。

大批罗兴亚人惨遭驱逐沦为奴工

泰国经济严重依赖外来工人,这些工人主要来自缅甸、老挝和柬埔寨。外来劳工大多从事泰国人不愿从事的劳动密集型工作。

在2014年报道引发强烈震撼后,《卫报》记者一年后再度出动调查泰国渔业里走私人口和现代奴役现象,而这一回发现,因为缅甸局势动荡,缅甸境内少数派罗兴亚人惨遭驱逐,使他们沦为泰国渔网最新的“捕捞对象”。 据估计,在缅甸境内一共有130万罗兴亚人,是数量最多的少数派,也是长期遭压迫最深重的。虽然已经生活在缅甸北部山区数百年,他们还是被认为是孟加拉人,而非缅甸人。但是孟加拉国同样不承认这群人的身份。作为穆斯林,在佛教徒为主的缅甸罗兴亚人没有公民资格,不能上学、就医,甚至不能工作。数十年来罗兴亚人的处境日益艰难,缅甸政府从不承认他们的合法地位,更不曾试图干预对他们的歧视和迫害,而这一切,因今年年初开始的缅甸北部局势动荡而恶化。随着缅甸和孟加拉国边境冲突加剧,大批罗兴亚难民从海上逃离,试图进入印度和马来西亚等相对和平的邻国,但过程中他们往往被俘,押送到丛林监狱里,或者被迫在海上漂流数月。身处绝境中的他们给泰国非法船主们提供了新机会、成为新的、绝佳的免费劳役群体。此时罗兴亚人不像之前的外籍劳工还可能有收入或者求生机会,他们完全沦为奴隶,没有任何收入。 泰国非法船主在走私罗兴亚人的过程中获得难以置信的暴利,据报道,现在很多船已经不捕鱼,而是专门为走私罗兴亚难民所用,一条小船上就挤着上百难民。 《卫报》的调查还揭露,可能有数千名罗兴亚难民被困在丛林里的监狱里,前无接收国家,后无可退之路,因此成为泰国非法船主的下手目标。据愿意合作的蛇头和国际人权组织透露,最近在泰国南部海域已发现数百名刚刚被走私来的罗兴亚男子,他们像奴隶一般在船上工作,从人权到健康没有任何保障。也有罗兴亚难民表示,针对他们的走私、俘虏、勒索行为不仅有泰国政府官员知晓,甚至有官员直接参与。在边境一些难民营,负责管理的官员会把其中所有罗兴亚人“批发”给蛇头,然后从中牟利。更有官员直接等在海岸边,当坐满罗兴亚人的难民船只靠岸时,直接把难民抓起来关押在丛林监狱里勒索赎金,赎金通常是上千到数万美元。如果赎金不能到来———多数情况下是这样,那么难民们就很快当作奴隶被转手给船主。 这群没有国家的罗兴亚人又被称为“船人”,通过绑架、勒索进而奴役“船人”形成的利益链条,其背后有多广、多深的黑幕,这个问题在最近几周才逐渐被国际社会重视。 今年年初到3月,缅甸政府对罗兴亚人实行残酷的清洗政策,上万人被迫流亡漂流在海上,只有很少人能顺利登陆印度或者马来西亚。3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派出调查员前往缅甸调查人权状况,发现被驱逐的罗兴亚人无法在缅甸边境的山区久留,他们的选择只有“上船或者死去”。今年5月,联合国官员在泰国和马来西亚境内发现大量丛林监狱,用途都是关押漂到当地的罗兴亚人,等待人口贩子转卖。而更加可怕的是,在丛林监狱附近还发现数个集体墓穴,暗示在被转卖之前,有很多罗兴亚人在开放式的丛林监狱里被强奸、殴打致死。泰国和马来西亚政府已经承认,在境内有针对罗兴亚人的残酷罪行发生。 从丛林监狱里逃出的部分幸存者,以匿名方式接受《卫报》调查人员的采访。他们说,从离开缅甸边境上船那一刻开始,他们就陷入陷阱。难民船就是走私分子的触角,有些船主已跟蛇头联系好,落地之后他们马上被关押,被勒索赎金或船费。如果不能筹集到钱,他们就会被卖到泰国沿海当奴工。类似的证词,也被深入东南亚、专门调查罗兴亚人处境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调查官员收集到。有人描述说,在一个丛林监狱里,女孩被反复强奸,通常每个月会有50到60个难民死亡。 一名年轻的罗兴亚男子讲述了自己从丛林监狱到挂着泰国国旗的渔船,最终死里逃生的经历。他说:“我们被带走,经过树林,上了小船,然后坐车,最后来到宋卡。在那里,我们上了一条大一点的船,船上挂着泰国国旗,这是条渔船。没有任何选择,我们只能在船上干活,有人说,我们只要干四年就能还清债,但我知道,如果四年后我还活着,他们会继续关押我。我也知道,最起码在这四年期间,这艘船是不会靠岸的。”他说,在船上有人被打断腿无法干活走路,十天后就饿死了。

“建筑行业肯定会受到影响,特别是泰国东部沿海地区,这是重要的经济区域。农业也会受到影响,因为一些果园依赖柬埔寨工人。”泰国工业联合会副主席Vallop Vitanakorn对表示。

应对危机之后还有更大的危机

“但我认为,一旦拿到了工作文件,大多数工人都会回来,这可能要一两个月时间。”

人权机构FortifyRights的执行总长马修·史密斯表示,丛林监狱和泰国渔船之间的非法联系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就有,只是以前没有如此猖獗,而罗兴亚人今年来被集体驱逐使得丛林监狱前所未有地“忙碌”。一名愿意接受《卫报》采访的低级别蛇头表示,从近年年初起他个人已经转卖了100多名罗兴亚人到泰国渔船上,平均每个人的价格是900美元。他说:“如果健康状况不是特别好,可能值不了这个价格,船主喜欢健康、高个子的罗兴亚人,因为船上的工作是相当辛苦的。罗兴亚人都不愿上船干活,他们知道上船就永远下不来,但是如果筹不够钱,他们没有其他选择。我也不想干这个,我知道这样做不好,但我也要赚钱。”这个蛇头也表示,曾听说过有罗兴亚人反抗后被船主扔到海里的情况。 泰国政府的态度是怎样呢?有报道表明,泰国政府早就知道水产行业中的人道问题,尤其是奴工现象,但在很长时间里态度非常暧昧。虽然政府会进行一些突击活动解救部分奴工,可是有参与行动的官员表示:“解救几名奴工后,船主很快就要另外找几名奴工,这个可怕的循环始终在继续。”很多社会活动人士也承认,如果没有廉价、甚至几乎是零成本的奴工,泰国渔业早就崩溃了,至少也不可能维持这样的低成本,也正因为如此,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始终态度隐晦。 不过在《卫报》的调查曝光以及联合国介入之后,泰国渔业牵涉的人口走私和奴工问题从公开的秘密变成政府和零售集团不得不处理的危机。国际反奴隶组织主席艾丹·麦奎德说:“如果你买了泰国的虾,就等于买了奴工的血汗,以往所有西方国家的零售集团都知道这个事实,但依旧无动于衷支持泰国水产。”如今,泰国政府的压力更大了,因为今年4月欧盟对泰国渔业发出“黄牌警告”,要求政府制定措施打击非法船主和非法作业,限期6个月解决反人道问题,否则将颁布海产品进口禁令。 泰国总理巴育承诺政府将尽最大努力保证渔业监管、控制和惩处符合国家标准,尽量改善整个行业充斥非法作业、雇佣和奴役被贩卖人口的极端负面的形象,甚至为此可以出动军队力量,因为如果欧盟一旦禁止进口泰国海鲜,泰国渔业每年的损失可能高达300亿泰铢。 按联合国的规定,今年5月开始,泰国军队深入沿海丛林强行关闭了数个关押大量罗兴亚人的丛林监狱,政府也推出一系列严格的渔业改革措施,包括要求船主上报所有外劳;所有就业船只要进行执照更新;渔船上的设备要重新检查以确保符合欧盟的要求。农业和渔业部长皮提蓬上周说道:“政府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是整个渔业体系要改变。” 在新的规定下,泰国注册的5万艘渔船中会有3000艘暂时不能出海,直接导致在全球范围内泰国海产价格上涨。今年7月,泰国22个省的渔民联合罢工抗议政府新政策,指新政策将导致渔业成本每月增加4.44亿美元。很多船主们表示,一旦改革措施全面执行,未来20年泰国渔业将全面被毁。要想不被毁灭,人口走私和非法奴工的问题只能更严重,因为船主们必须靠压榨更多奴工来应付更高的成本。 一位船主说:“现在打鱼已经不赚钱,运送奴工更赚钱,我必须承认,运的人越多,我赚的钱越多,我的船相对较大,一次能运300到400个人。”另一个船主透露,据他所知有10艘船专门在北部一个小港口从事走私人口生意,一个月就能运送12000个罗兴亚人,这些人的赎金价值或者被出售的价值高达2400万美元。他说:“我的船打鱼一个月只能赚900美元,但是运送劳工每个月能赚3000美元。”随着丛林监狱被关闭,在泰国沿海出现了很多破旧的高层货船,这些货船被改装成临时难民关押中心,替代了丛林监狱。 尽管奴隶现象的存在是不合法的,但根据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数据,全球约有2100万男人、女人以及孩子被迫沦为奴隶。这些人像商品或者动物一样被卖、被强迫劳动,毫无自由可言。而泰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奴隶魔窟,被认为是全球最大的奴隶来源国、中转站以及目的地之一,约有奴隶人口50万。依据泰国政府的统计,该国约有30万人从事渔业,其中90%为外来人口,考虑到非法船只的普遍性,在泰国奴隶渔业工人很可能高达35万到40万人。 美欧国家对廉价大虾的需求不断增大,渔业对廉价劳动力的需求随之上升,这或许是泰国奴隶现象严重的原因之一。因此,西方国家的连锁零售集团也需要表明立场。已经有很多供应商和生产商谴责劳动力市场的奴役和人口贩卖现象,与此同时,他们也表示会加大劳动力条件审计力度。数家零售商还加入了“自由计划”,共同商讨应该如何应对亚洲、尤其是泰国的奴隶劳工问题。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表示,“我们会积极参与解决问题,并在帮助摧毁泰国海产品出口部门人口贩卖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家乐福指出,该超市已经对旗下所有供应商进行社会审计,其中包括正大集团。 泰国政府已经连续四年被警告未能全力解决奴隶问题,并且很有可能位列美国政府“人口贩卖指数”的倒数第一名。但《卫报》和国际组织的调查显示,泰国的改革手段和措施看上去更像“化妆”,很多是宣传性的而不是实质性的。 只要渔船的所有者仍然依赖中介,而非由政府来完成劳动力供应,问题就永远不会得到解决。

泰国劳工部称,泰国有200多万合法注册的外国工人,一多半来自邻国缅甸。但缅甸劳工并未蜂拥回国,人权组织对表示,他们试图缓解对即将被驱逐出境的恐惧。

泰国的确认程序要求外来劳工在自己国家获得护照,从而申请或延长泰国工作许可。泰国官员此前曾对劳动法的很多规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泰国军方提出了一些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政策,其中包括在边境地区开设针对外来劳工的经济区,从而为本国人释放出更多的就业机会。

泰国外交部高级官员Sihasak指出,上周外国工人离境可能带来正面影响。

“这对泰国来说是件好事,因为我们可以整顿劳工队伍,令其合法化。我们不希望外国工人被其雇主剥削。”

国际移民组织的Brett Dickson表示,过去24小时里,柬埔寨劳工蜂拥回国的状况有所缓解。

“很多柬埔寨军用卡车来接人,人们在几小时内离开。下一个挑战是在未来几个月帮助希望回到泰国工作的人获取必需的工作文件。”

编译:李富强 发稿:王琛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本文由402com永利平台发布于渔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泰国经济或受影响,泰国政府采取措施保障外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