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大批农民工在内地企业显身手,新疆走出农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的组织下,5月中下旬,记者前往天津、青岛和宁波、嘉兴等沿海城市,采访在那里务工的新疆农民工的生活、学习、工作情况,受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感动,收获的是一次又一次的难忘。回来后,记者又深入到这些新疆农民工的家乡伽师、疏附等地采访,所到之处,又强烈地感受到人们支持劳务输出的热情,以及更多农民对劳务输出的期待。从即日起,本报将开设《关注赴内地务工的新疆农民工》专栏,陆续向读者报道有关方面的内容。

生活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少数民族农牧民,在政府的引导下学习汉语和各种劳动技能,上半年,新疆有数十万名农村富余劳动力走出封闭的农村,在全国各地的城市中“淘金”,他们的家庭生活也因此发生巨大的变化。

为打造新疆劳务品牌,树立新疆人形象,日前在乌鲁木齐市召开的“新疆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工作会议”提出,今后新疆向区外输出农民工将提高门槛,在自愿的原则下,有组织地对外输出懂知识、会技能、遵纪守法的农民工。

如何把日益增加的人口转变为人力资源优势?喀什地区几年来坚持不懈抓好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使农民从“田间”跨入“车间”,在发展劳务经济、增加农民收入方面开辟出一片新天地。

5月中下旬,记者在沿海地区采访时看到,大批新疆农民工在天津、青岛、宁波、嘉兴等地的企业里大显身手。去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新疆农民工到内地务工,这标志着新疆农村劳动力转移呈现出新局面。

新疆疏附县英吾斯唐乡2村村民依米提·司马义一家是新疆农村劳动力转移的受益者之一。依米提·司马义的女儿萨热古丽初中毕业后参加了政府组织的劳动技能培训。2006年,萨热古丽与同县的20名维吾尔族女孩到天津蓝齐手套厂去打工,现在每个月挣1690元工资,还在工厂里当上班长。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常务副主席、自治区统筹城乡就业和培训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黄昌元认为,向区外转移的新疆农村富余劳动力就是一张“新疆形象卡”。

“外出务工为喀什地区农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分管农村劳动力转移工作的喀什行署副专员赵钢对记者说,“外出务工的农民一年收入在万元以上,他们外出务工不但致了富,而且拓宽了视野,转变了观念。他们回乡盖起了新房,有的还办起了小型企业。”

6月上旬,记者在疏附县采访时了解到,从2004年到今年2月,该县共转移农村劳动力19.4万人,劳务创收近3亿元。该县农民对劳务输出热情很高,已完成了从“要我输出”到“我要输出”的观念转变。

到今年6月份,萨热古丽一共给家里寄了7800元钱,这笔钱不但能够治疗母亲的病痛,还能帮助家人建起了抗震安居房,大大改善了家人的生活条件。

基于这一理念,新疆各级政府以“先培训后转移”的模式提高外输农民工的综合素质。除了继续加强对农民工的技能、知识、法律和汉语培训外,还把外出就业地区的风土民情、生活习惯、企业文化等信息作为培训内容。培训完毕的农民工要参加考试,考试不合格者不予输出。

据赵钢介绍,喀什地区农村人口占全疆农村人口的四分之一,农村富余劳动力有57.5万人。地区始终把劳务输出作为增加农民收入的主导产业之一,地区财政每年拿出3000多万元资金,用于农村劳动力培训,不断提高农村富余劳动力素质。

在新疆许多地方,也都出现了这种喜人景象。据了解,新疆农村劳动力转移正出现“四个转变”,即由自发性、小批量输出向有组织、大规模输出转变;由体能型向技能型转变;由季节型临时务工向稳定型长期务工转变;由疆内转移向疆外转移转变。

在萨热古丽曾经生活的新疆疏附县,通过技能培训的400名少数民族女孩分批前往天津蓝齐手套厂、天津津江制鞋有限公司工作。

此外,新疆计划组建一支优秀、可靠的劳务输出带队干部队伍。带队干部既要与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加强沟通,又要及时与企业联系交流,以增进新疆务工人员与当地务工人员的相互沟通与了解。

地区结合劳务经济,以提高劳动者整体素质为目标,以就业和致富技能培训为重点,基本形成了地、县、乡、村四位一体的培训网络。以初高中毕业生为重点,广泛开展2+1和3+X(即初中生到初二时加学一门技能课程,高中生到高三时选学多门技能课)为主的劳动力预备制培训。按照“需要什么,培训什么”建立订单式培训机制。使初高中毕业生不但拿到了毕业证,同时也学会了一门或几门技能,为进入社会和就业打下了基础。

由此直接产生了“四大效应”:转变了农民守乡固土的陈旧观念,开阔了视野,树立了外出创业的意识;增加了农民收入,改变了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带回了资金,推动了本地经济的发展;为新疆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储备了一大批产业工人和一大批技能型、管理型人才。

新疆疏附县委书记龚永平说,根据不同专业工种需求,疏附县政府对劳务输出人员实行免费技能培训,考试合格的发给《职业技能资格鉴定证书》。对到内地务工人员进行强化汉语培训,每人每天还补助10元培训费。县财政还出资为每位外出务工人员购买一份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切实保障务工人员的人身安全。

据介绍,今年上半年,新疆对外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人数达到9.8万人,比去年同期增加了8000多人,其中南疆三地州(喀什地区、和田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转移总人数占到67%。

地区还针对农村劳动力现状,围绕自治区提出的“一年一户一技”致富技能培训要求,按照“以培训促就业,以就业促发展”的思路,实施职业资格证书和就业准入制,依托农民夜校做到语言培训不离村,技能培训不离乡。通过订单式培训,向浙江、天津、北京、河北、山东等省市有组织地转移出一大批农村技能型青壮年劳动力。2007年培训的12.4万农村劳动力受到用工单位的好评。

6月8日,喀什地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卡热·赛来雄心勃勃地告诉记者,农村劳动力培训和拓展劳务市场是劳务输出的关键,今年喀什地区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工作目标是:力争全年投入培训资金4000万元,职业技能和实用技术培训15万人次以上,全年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56万人次。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厅介绍,上半年,新疆农村劳动力转移90万人,其中向城镇和二三产业转移50万人,向疆外转移10万人以上;新疆实现劳务收入13亿多元,其中和田、喀什两地45万农民参加劳务创收,实现劳务收入6亿元。

喀什地区还把发展劳务经济、推进农村劳动力转移作为培养造就新型农民、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工作重点,通过扩大农民就业促进农民持续增收,以此推动农村产业升级,提高农村产业竞争力。赵钢认为,发展劳务经济,是破解喀什地区三农难题的必然选择,也是促进喀什经济快速发展、人民富裕、社会和谐的重要举措。他说,2007年,地区共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60.6万人次,实现劳务收入14.5亿元。农村劳务经济的健康发展,使农民增收的道路越走越宽。

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自治区城乡就业和职业培训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黄昌元6月1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自治区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农村劳动力转移工作,不断加大扶持力度,推动了新疆农村劳动力转移快速发展。今年自治区在推动劳务输出工作方面,继续大张旗鼓地抓转移就业培训,就业语言培训不离村,从业技能培训不离乡,转移就业培训要实现有富余劳动力家庭“一户一人”转移就业的目标;提供政策和服务支持,清理过去所有限制农民工进城务工的政策,取消所有限制性、歧视性的规定;大力开展“劳动预备制”教育,全面推广伽师等县开展预备制职业技术教育的成功经验。

家在喀什地区伽师县的库尔班尼沙2006年赴浙江嘉兴华顺玩具厂打工,一年间给家里寄回了7000元钱,这些钱帮家人闯过了生活的难关。

黄昌元高兴地告诉记者,新疆农村劳动力转移不仅在疆内有了快速发展,而且大步走向疆外。2006年新疆农村劳动力疆外转移10万多人,而今年仅第一季度疆外转移就达到了10万多人。

据了解,新疆贫困地区的人均年收入为2000元左右,而外出务工人员大多一个月就可能挣到1000元钱,除去个人消费,一年往家寄回至少6000元钱,这些钱对于贫困地区农民来说可真是笔不小的数目。

早在2005年,新疆南部的喀什、和田等地就开始探索少数民族农村富余劳动力培训转移的新路子。部分地区还专门针对初中和高中毕业生开展职业技能培训,使他们离校前必须掌握1-2门专业技能,既要拿到初中、高中毕业证书,又要拿到职业资格证书才离开学校。

喀什地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卡热·赛来告诉记者,农村劳动力培训和拓展劳务市场是劳务输出的关键,今年喀什地区预计投入4000万元,对15万人次开展职业技能和实用技术培训。

在部分试点的基础上,新疆将这种“订单式培训、菜单式教学、跟进式就业”的培训模式向全区推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副厅长黄钰说:“2006年,新疆确定13个县作为劳务输出示范县,并且6个县市举办了劳务输出示范县的观摩研修活动,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今年又确定8个县作为第二批劳务输出示范县,到目前为止,新疆一共有21个劳务输出示范县。”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副主席、新疆城乡就业和职业培训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黄昌元说,新疆劳务输出不仅仅是把农村富余劳动力输送出去,挣上了钱,更深刻的意义在于边疆少数民族群众能够转变观念,解放思想,能够感受到我们国家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通过外出务工,新疆的少数民族农牧民学习了技能,增长了知识,为西部的发展培养了一大批产业工人。

本文由402com永利平台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新疆大批农民工在内地企业显身手,新疆走出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