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凭照样年入千万,公司走多远乡亲们来决定

16岁时,他靠500元起家,经过几年打拼成了当地有名的豆米大王。明明可以卖十万元的豆米,他不仅不卖,还喂了牛。他还把种出来的蔬菜也喂了牛。为了种菜他赔光了500万元积蓄,还欠下60...

——祥云县新型职业农民单加文典型材料

图片 1

土地成方连片,打破了户与户界限的田埂,适合机械化规模作业,可以统一品种、统一整地播种、统一肥水管理、统一病虫防治,大大节省了劳动力成本……关于土地流转的好处,在青岛市莱西姜山镇李家泊村的蔬菜基地可以找到答案。据介绍,近年来,40岁的蔬菜基地负责人李泓滔流转土地600余亩,用传统方式种植蔬菜,种出的蔬菜不但安全健康,还能卖高价,效益可观,预计年利润可达200余万元,大大提高了土地收益。蔬菜基地还为村民特别是一些60岁以上的老人创造了就业机会,他们一年收入超过2万元。如今李泓滔在种植试验成功以后,在销售环节又搭上了互联网 的快车,真正成为了时代的弄潮儿。

图片 2

提起单加文,在祥云下川坝子没有人不认识。从借500块钱开始做小生意的小商贩到年销售收入5000多万元的企业老总。“公司要发展,全靠这些父老乡亲,公司走多远,离不开他们”这是他经常说的一句话。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从卖菜到种菜,从行商到坐商,从毛头小伙到县政协常委,单加文走出了一条曲折而独特的路子。 一、“豆米大王”转型,建基地打好带动群众增收致富平台 说起20多年的蔬菜销售之路,单加文说:“我从小就对做生意特别着迷,14岁时,跟大哥借了500块钱就开始做起了小生意。后来慢慢做起农副产品的收购和销售,时赚时亏,却积累和学习到很多经验和知识。” 通过近二十年的蔬菜营销,建立了直达北京、上海、杭州和昆明的营销网络和销售网点,并与100多个客户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产品供不应求,在省内外蔬菜行业具有较高声誉,被称为“豆米大王”。每年销售鲜蚕豆米3000多吨,加工蚕豆米用工量4万余个,带动农民增收1000多万元,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较大的推动作用。商海打拼多年后,单加文认为只有建设基地,才能保障有高品质的蔬菜向市场销售,于是毅然回乡投资创建基地。借助成熟的销售网点和营销网络,2011年3月成立了祥云县龙之源蔬菜产业有限责任公司。现有特色蔬菜核心示范基地1100亩,其中大棚蔬菜310亩,种植荚豆、甜豆、油麦菜、娃娃菜、上海青、意大利生菜、藜蒿、长寿仁、荷兰芹、红珊瑚、芦笋等特色蔬菜品种30多个,年生产蔬菜产品10000多吨。以核心示范基地为中心,示范带动周边蔬菜种植户和蔬菜公司发展蔬菜种植万亩以上,实现种植业收入6500多万元,带动1000多户农民增收,有力地促进了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和农民增收。 二、“种养结合”创业,重科技以循环农业拓宽发展路子 单加文积极探索把种养业紧密结合起来的循环农业路子,以公司为依托,组建了三个农民专业合作社,包括特色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畜禽养殖专业合作社。每年由蔬菜种植基地向养殖场提供菜叶5000多吨,提供豆壳4000多吨,同时,通过肉牛过腹还田,每年又为蔬菜种植基地提供牛粪2000多吨,形成了菜叶→养鱼、养牛→牛粪还田的有机循环,初步形成了循环农业发展模式。 在土地流转方面,公司优先雇用土地流转的农户,使其在获得稳定的土地收益的基础上,又取得了相应的务工收入。土地流转后在公司务工的员工,每年平均工资收入达25000元。而土地流转租金收入不低于每亩800元;公司还免费提供吃住。农户无需承担任何自然风险和市场风险,就有稳定的劳务收入、租金收入、惠农补助收入等。2014年,公司吸纳社会劳动力、复转军人、农民工共4万多个工日,支付工资200多万元。同时,示范带动全县发展特色蔬菜种植上万亩,帮助农民增收1500多万元。有力地推动了当地高原特色农业发展。 在科学种养方面,单加文紧紧依靠科技支撑发展生产,公司以省农科院、大理州经作所、祥云县科技局、祥云县老科协、祥云县农科所等科技部门为科技依托单位,并聘请了省内知名的专家作技术指导,以发展无公害蔬菜种植和绿色食品生产为标准,大力推广应用地膜覆盖栽培、大棚栽培、膜下滴管、穴盘集中育苗、水肥一体化等先进栽培技术,在生产过程中对各个生产环节严格管理和有效控制,确保让广大群众吃上新鲜菜、放心菜。 三、“龙源农苑”引领,抓文化打造云菜商标实施品牌战略。 公司着力打造“龙源农苑”云菜商标,并结合本地传统蔬菜种植文化,企业文化,历史文化、现代农业种植科技文化,推进龙之源公司文化建设。利用现有核心基地,打造精品多功能农庄,提高综合效益,建设生态、文明、和谐公司。 2012年,单加文被大理州人民政府评为“全州种粮大户”。同年公司被认定为农业产业化州级重点龙头企业。2013年,被省科技厅认定为“科技型中小企业”。2014年被州科协认定为“循环农业科普示范基地”,被省农业厅认定为“农业部蔬菜标准园”。单加文领导有方,胆识过人,熟悉市场,精通高原特色蔬菜种植技术,善于捕捉机遇,大胆投资,引领蔬菜产业转型升级,真正做到了建设一流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引领万亩高原特色蔬菜经济圈,是我县先进的新型职业农民,为我县现代农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第1页:张庆涛80后青年创业家第2页:创立品牌蔬菜第3页:山后韭菜张庆涛的”山后韭菜种植基地

开发商回村当农民11月20日下午,在一个塑料大棚内,新种植的茼蒿才刚刚长出嫩芽,李泓滔在地里查看着蔬菜的长势。谁能想到这位几乎天天与土地打交道的李泓滔在此之前并不是农民,而是房地产商。“农民种地都是靠天吃饭,没有品牌,价格卖不上,土地的附加值太低,再者因为滥用农药、化肥,地里长出的粮食、蔬菜吃起来也不能让人感到安全放心……那能不能改变这样现状呢?”李泓滔时常在心里默默思考。

16岁时,他靠500元起家,经过几年打拼成了当地有名的豆米大王。明明可以卖十万元的豆米,他不仅不卖,还喂了牛。他还把种出来的蔬菜也喂了牛。为了种菜他赔光了500万元积蓄,还欠下600万元外债。如今,他流转了2100多亩土地,不仅种蔬菜、加工豆米,还建了一个养牛场,实现了种养结合的循环农业模式。2016年他的蔬菜销售达6000多万元。人们多说他是一个“倔脾气”。他如何靠反常之举赢得非凡财富的?

张庆涛,现任青岛杰丰有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是1600亩“山后人家·有机农庄”的主人。然而时间拉回至2002年,张庆涛还是个初入社会的“毛孩子”。短短十年,他卖过手机、贩过菜,如今落户田间当起了“农场主”,他地里产的韭菜卖出了78元/斤的天价,2012年销售额超过800万,成为当之无愧的“菜王”。近日,记者前往莱西市沽河街道办事处董家山后村采访了这位80后青年创业家。

“在没有农药、化肥的传统种植模式之下,我们的祖辈不是一样能种出粮食,一样能养育一代又一代吗?”所以在2009年,他做出了一个决定——回村种地当农民,种植健康的蔬菜。

他叫单加文,云南人,当地人都叫他“豆米大王”。

韭菜试验田

当年,他回到村里并被任命为村党支部书记,随后他将自己积累的资金拿出来通过流转方式承包了100余亩土地,同时成立了青岛幸福老家农产品种植专业合作社。

图片 3

起点:辍学生做手机销售赚得第一桶金

坚持不施化肥,不打农药

16岁的时候,单加文用借来的500元钱走上了创业的道路。

6日,在张庆涛1600亩的有机农场,记者见到了这位年仅31岁的创业青年。2002年,因为读书不好,张庆涛辍学了,年仅19岁的他靠着做小买卖维持生计,唯一的想法就是学门手艺来养家糊口。机缘巧合之下,他加入了当时刚刚起步的手机销售行业,仅用了3个月,就成为公司12个门店销售业绩最高的职员,他也因业绩良好被调到了旗舰店做主管。

所谓传统的种植模式,在李泓滔看来就是不施一粒化肥,不打一滴农药,所以他用的全是农家肥。在种植基地的最北端,有一个用塑料布完全覆盖的土堆,这里便是李泓滔用来腐熟农家肥的地方。“农家肥里面主要成分是鸡粪、牛粪以及粉碎后的秸秆,经过一段时间密封发酵后,就变成我使用的农家肥。”李泓滔说,莱西养牛场、养鸡场众多,这也为他自制农家肥提供了便利条件。

他做过核桃、瓜子、蘑菇、蔬菜等农产品销售买卖。通过贱买贵卖赚到了第一桶金。20年前,他已经是百万富翁。

之后,张庆涛又承包了销售手机的店面,收入更加稳定。4年之后,他带着掘来的第一桶金做起了蔬菜批发生意。

除了不施化肥之外,李泓滔的种植基地内还从不打农药。笔者在走访中发现,很多地块都竖着粘虫板,上面沾满了各种虫子。李泓滔透露,除了粘虫板外,他还用到了防虫网、杀虫灯等工具,都可以有效地对付各类虫子。“我定期找工人直接到地里去捉虫,虽然费时费力,可保证了蔬菜的安全无公害。”李泓滔对此引以为豪。

在收购蔬菜的过程中,单加文发现蚕豆很有商机。云南当地蚕豆产量较大,也是当地人很喜欢的一种食材,炒蚕豆、油炸蚕豆、蒸豆米糕都是美味的食物。

2006年,白菜的价格已经连续两年走低,农户种植的白菜出现大量积压,经销商不敢收货。张庆涛却反其道而行之,花了20多万元收购了200多吨白菜储存在冷库里。过了几个月,市场上的白菜价格疯长,原来一毛一分收购的白菜,一路卖到了5毛甚至8毛钱。就靠着这一单生意,张庆涛赚了将近60万元。

走访中,笔者还看到,很多地头上都堆放着一些牛奶盒。李泓滔说,这些牛奶是他用来“喂”蔬菜的,牛奶不但可以提高蔬菜的蛋白含量,更重要的是可以让蔬菜的口感更好。“莱西养牛场多,牛奶加工企业也多,一些刚过保质期的牛奶就被我收购来‘喂’蔬菜。”

图片 4

低谷:赔光积蓄欠下巨债

虽然没有施化肥,没有打农药,但李泓滔蔬菜基地内的各种蔬菜的个头没有小,质量反而更高了。李泓滔从白菜地里拔出一棵大白菜来说,“你看这白菜,起码得十多斤重,一点也不比施化肥种植的白菜小。”

单加文以收购和加工开始,做起了蚕豆生意。

2007年下半年,张庆涛用贩菜赚来的钱以及银行贷款筹划了一门“更大”的生意建设自己的优质蔬菜基地,自己种菜,发展专卖店,自己卖菜。但是基地建成了,让他没料到的一些不可控的因素也出现了。

李泓滔介绍,他种菜也并非一帆风顺,他从2009年开始种菜,起初也屡次遭遇挫折,但他没有放弃,一直在不停地摸索,种菜经验越来越丰富。2015年对于李泓滔来说是收获的一年,他种植的蔬菜不仅产量提高了数倍,重要的是质量也突飞猛进,获得了消费者的认可。

喜欢特立独行的他,一出手就显得与众不同。

“农民种地卖菜不算人工费的,但我们雇人种菜,是要发工资的,一天至少80块钱,这都要算在成本里。”张庆涛说,这一年,他从农民手中租了100亩地,种了黄瓜、西红柿、芸豆,但因为管理不到位,那年冬天,他的蔬菜大棚被大风损毁了两次,产量锐减,损失了40多万。

销售搭上“互联网 ”零农药、零化肥是李泓滔蔬菜的标准。在销售上,他采用的是会员制方式。李泓滔解释,这种方式实质上就是订单农业。

首先,是产品上做文章。

这样种出来的菜成本要高于市场价格,根本没人来买。张庆涛说,这一次,不但把所有的积蓄全都赔了进去,还倒欠了银行几十万,他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一直很顺利的他总认为自己是做生意的料,从没想过会赔个精光,无法接受失败的张庆涛一度想放弃建设蔬菜基地。

客户可以购买会员卡成为会员,会员卡分为很多种,有年卡、月卡以及体验卡,而面值从几百到几千不等。李泓滔举例说,一种面值为7266元的年卡,可以享受60次健康蔬菜的免费配送服务,供货的季节主要在5月~11月,每周配送两次6 ~8种的时令蔬菜。“看起来价格很高,其实如果平均下来的话,一天的费用并不高。”李泓滔说,5月至11月有214天,每天的费用约34元,如果按照一家三口来计算,一个人平均不到10元。

上世纪九十年代时,市场上的蚕豆多数是连皮一起卖的。1999年,单加文拿出80万元建了一个加工厂,把蚕豆加工成豆瓣。加工成豆瓣后,卖价至少高出了三四倍。

之后,张庆涛“闭门谢客”了一个月,“没脸出门见人”。同时,他也总结了失败的原因,一是无法调动农民的积极性,他们不会拿农场的事当做他们自己的事来做;二是没有自己的品牌。

李泓滔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目前除了会员制外,他还通过网络销售蔬菜。目前通过手机APP以及微商店都可以直接下单。不仅如此,李泓滔目前也正打算在淘宝上开店铺,把业务做得更大。

其次,是在上市时间上做文章。

李泓滔还透露,目前他的蔬菜都是通过顺丰快递来发货。“每天早上9点左右,顺丰快递的货车开到基地,装上货之后直接发出,青岛的客户一般在下午两三点钟就可以拿到新鲜的蔬菜。”李泓滔说。

以往时间,云南蚕豆成熟和出售的时间是每年的三到五月。如果蚕豆能够早点上市,岂不是可以卖个好价钱?于是,单加文根据云南的气候差异变化,到处寻找可以反季节种植蚕豆的地方,然后以签订保护价回收的方式发展种植基地。应季时加工出来的豆米能卖15元左右一公斤,反季节销售最高可以卖到60元一公斤。

李泓滔说,目前他的会员数目已达到600多个,其中青岛的客户占多数,此外还有不少是北京的客户,“外地客户主要靠的是空运,一箱菜只需要多付40元即可,在第二天即可到货。”李泓滔统计,2015年,一年的收益可以达到200万元。

而能被当地人称之为“豆米大王”,则是因为他在产品质量上做文章。

如今的李泓滔是个大忙人,除了每天在蔬菜基地忙活外,他还接待各地前来学习和参观的农民,虽然是远近闻名的“蔬菜大王”,但李泓滔并不满足于现状,他的梦想就是把“零化肥、零农药”这种模式复制并输出到全国,“这套路子是费尽周折摸索出来的,应该推广让更多农民受益。”李泓滔告诉笔者,他计划和输出地进行合作,他负责提供技术和经营模式,用技术和经营模式“参股”,从而带动更多人致富。

图片 5

有一次,一位与他合作的经销商向单加文抱怨当时一批次蚕豆质量不佳,不仅有发黄的豆子,还有豆瓣和被指甲划伤的豆子。这种豆子保存期短,卖相不好,因此不受经销商欢迎。

单加文立即将这批价值十几万的蚕豆召回,并且不顾妻子和员工反对,以一万元卖给了附近的养牛场,给牛做了饲料。实际上,这批豆子完全可以再卖出去,卖十几万是没有问题的。

图片 6

单加文说,要想做长久,品质是第一位的。他不会为了几万块钱砸了自己的牌子。

这件事以后,单加文给公司定了一条规矩:货多货少质量都一样,价格高低质量都一样。货紧货松质量都一样。

正是因为他讲信用,产品品质好,与他合作的经销商都非常信任他的为人,对他的产品十分放心,甚至从不验货。他的做事风格,为她赢得了人们的口碑。

图片 7

就这样,他的蚕豆不仅卖到当地,还远销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单加文也成了小有名气的豆米大王。

蚕豆买卖做大了,但是他并不满足。一个更大的计划在他心中酝酿。

2009年,单加文将自己这么多年积攒下的500多万元积蓄拿出来,在家乡祥云县承包了500多亩土地,开始种菜。

他胸有成竹,本以为可以大赚一笔。可是,老天爷给他泼了一盆子凉水。

从2011年起,在冬春季节,当地出现了几十年不遇的干旱天气。单加文种的菜有一半绝收了。要么开裂,要么提前开花没法卖了。没办法,单加文只能把地里没用的蔬菜免费送给周边的养牛场。

图片 8

牛是开心了。可单加文的钱打水漂了。不但自己的500万元积蓄没了,还欠了别人600多万元。。。。

这次打击可不小。如果是别人,可能就一蹶不振了。但是,困难吓不住单加文。他说:三百六十行,没有哪一行是好做的,没有哪一行是难做的。我自己自信还是有能力的。最起码碰到困难了,没退缩。碰到困难了我想方设法寻找突破口,只为成功找方法,不为失败找理由。我就坚持这个信念往前走。

为了帮助单加文渡过难关,祥云县政府帮助单加文打了一口300多米的深水井。终于解决了灌溉问题。可新的问题又来了,菜是种好了,但卖不出去。

单加文种了结球生菜、上海青、芦笋、油麦菜等30多个蔬菜品种。可很多品种当时在大理白族自治州乃至整个滇西地区都很少见。所以,所以当地人买他菜的人不多。

图片 9

此时的单加文又做出了一个常人不敢想象的决定:免费送!

他的销售员甚至亲自到菜市场给大家炒菜,介绍这些蔬菜的做法。

图片 10

就这样免费送了2个月蔬菜,他的菜的销路渐渐好了起来。

今天,当地有36种蔬菜,而在单加文种菜前只有22种。他为当地的蔬菜品种丰富做了贡献。

如今,单加文已经流转了2100多亩土地,他不仅种蔬菜、加工豆米,还建了一个养牛场,年出栏1000头。实现了种养结合的循环农业模式。

2014年10月又与宾川县宾居镇乌龙坝村委会签订了种植面积9000亩的鲜食蚕豆种植收购协议,每年向乌龙坝村委会蚕豆种植农户收购合格鲜蚕豆8000吨,以核心示范基地为中心,示范带动周边蔬菜种植户和蔬菜公司发展蔬菜种植万亩以上。2016年,单加文公司的年销售额达6000多万元。

本文由402com永利平台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没文凭照样年入千万,公司走多远乡亲们来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