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致富路,富了栽花人

鄞州区杖锡樱花热销,今年连小规格苗木也价格大涨,来自安徽、江西等地的客商不惧山路曲折,一路直奔四明山心。“今年形势最好了,还有一个半月的销售季,销售总额就已超过去年了。”杖锡花木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鲁根水说,去年,杖锡村以樱花为主的花木销售额达1500万元,种植户户均收入3万元。目前,杖锡樱花总种植面积已近1.2万亩。 “今天的热销就是明天的竞争,如何先行一步,保持市场优势,是杖锡花农面临的一大问题。”一直给予杖锡花农支持和信心的鄞州区林技站站长袁冬明开始给他们泼冷水了。 袁冬明的担心是实实在在的。“从销售情况分析,导致今年杖锡樱花特别热销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各地重视生态建设扩大了对绿化苗木的需求,二是企业及农民投资樱花种植掀起热潮。这意味着今后杖锡樱花将面临更激烈的市场竞争。”今年杖锡苗木最为热销的是直径3厘米左右的小苗,价格由去年的20多元一株猛涨至30元左右,且供不应求。据分析,这些苗木大多不是直接用于绿化,而是进入苗圃,进行再培育,过两三年后将直接进入市场,与杖锡樱花形成竞争。 十多年来,杖锡樱花赶超先走一步的奉化、余姚,根本原因在于杖锡平均海拔高的地理优势,以及新型经营主体的培育和营销战略的实施。此外,连续四届杖锡樱花节的举办也让杖锡樱花增添了人气。 但杖锡樱花光靠这几件“法宝”显然是不够的。袁冬明说,杖锡樱花主栽品种是日本晚樱,国内其他种植地,如广东、四川、山东等地也主栽日本晚樱,品种比较单一。而适宜于我国种植的樱花品种至少有四五十种,它们花色多样、盛开时间错开,同样具有很强的观赏价值,市场开发空间很大。 2007年,杖锡建成省内最大的樱花种质资源圃,引种樱花品种20多个。对杖锡花农来说,目前就是要“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加快新品种推广速度,再造新优势。“合作社打算将新培育的新品种樱花以分红形式分发给社员种植。”鲁根水心里很急。去年,杖锡花木专业合作社在洞桥委托培育了15万株新品种樱花苗木。 “更重要的是抓杖锡樱花产业发展,走一产和三产相结合的路子,藉此发展旅游业。”四明山心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崔忆祖说。 “目前最关键的问题是,移大树,集品种,搞好杖锡樱花观光园建设,并进行盆景樱花等开发。”崔忆祖说。作为杖锡风景区的重点景点,杖锡观光园一期规划50亩,已开始建设。“杖锡漫山遍野的樱花是一个大背景,樱花观光园则是一个中心。中心搞起来,杖锡离打造‘四明山心·樱花谷’也就不远了。”

金秋十月虽然不是杖锡山上的樱花含苞欲放的时节,却是杖锡花木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鲁根水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刻,七天国庆假期一般人休息,可他不是忙着联络客户,就是忙着指挥花农把樱花苗木装上收购的卡车。从现在开始,合作社进入到销售的旺季,整个杖锡山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402com永利平台,发展合作社抱团闯市场 笔者和鲁根水约定的采访时间一再推迟,整个上午他几乎都在忙,就是吃午饭的间隙他也在跟客户谈生意。鲁根水抽空告诉笔者,“早上本来打算休息半天,没想到临时接到电话,有几个老客户马上要订50株樱花苗木,对方催得紧。” 鲁根水介绍,樱花苗木直径粗大,不易搬运。进入秋天以后,樱花苗木开始褪去叶子,重量减轻,正是挖苗装车的好时节。这些天,杖锡弯弯绕绕的公路每天可见一辆辆卡车驶来收购樱花苗木,最多时候一天有30多辆。 章水镇杖锡片区是省内乃至全国重要的花木种植基地,素有“中国樱花之乡”的美誉。但由于缺乏统一管理和经营,在四五年前,当地樱花并不出名,老百姓卖花木也靠单打独斗。在这种销售模式下,个体农民缺乏讨价还价的能力,甚至低价竞争,没有市场话语权,大部分利润都落入了中间商的腰包。 2006年7月,在章水镇政府和区农林局的牵线搭桥下,杖锡村20户花农联合起来,成立了杖锡花木专业合作社,推选鲁根水担任理事长。合作社成立之后,在鲁根水的积极带动下,广大社员齐心协力,抱团闯市场,原先市场的弱势群体地位得到了根本性改变,花农的市场话语权不断提高。 “自从成立合作社之后,我们卖花木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困难了,不但花木销路更加好了,而且经济收入也明显提高了。”杖锡花木专业合作社社员江先生向笔者说起合作社成立后喜人的变化,一脸兴奋。每逢花木销售高峰期,很多省内外的客商千里迢迢地开车来杖锡,专门上门收购花木。 市场对樱花旺盛的需求带动了苗木价格节节攀升。由于市场火爆,杖锡山上直径3厘米以上的樱花苗木不但价格增长快,而且越卖越少,村民们大都“惜树如金”,不肯多售,这让来自四川、江西、湖南等地的客商忙得到处找货还是一苗难求。 打造“中国樱花之乡”金名片 四明山区樱花产业具有其他地区无可比拟的优势,素有“中国红枫之乡”和“中国樱花之乡”美誉。但长期以来,缺乏相应宣传,樱花销售一度举步维艰,处于四明山心的杖锡樱花率先走出专业合作社新路子后,注册了“杖锡山”牌樱花商标,并从2005年开始利用中国花木交易会网络系统、农民信箱、中国花卉报、花木刊物等媒介宣传建立起了多元化销售渠道。 近年来,合作社还先后出资在扬州、常州等全国大型花木市场购置摊位,设立销售窗口。还积极配合当地政府成功举办“宁波四明山心樱花节”,有效提高樱花等花木产品的市场知名度。 如今,杖锡樱花销售额已连续4年突破1000万元,今年上半年就已实现销售额1500万元,种植户户均收入达3万元,收入提高了30%。很多原来外出打工的人重新回来种起了花木,合作社的社员已由成立时的20户变成了如今的115户,还不断有花农要求加入。 被来自全国各地的客商追着要苗木,村民们心里乐开了花。但鲁根水却没有因此盲目乐观,网络销售减少了农民奔波之苦,但也使鲁根水可以更敏锐地触摸到市场 “脉搏”:“我们主栽的日本晚樱苗木虽然目前仍供不应求,但在广东、四川、山东等地市场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以后的发展空间必定越来越小。” 人无我有,人有我优。这是以鲁根水为代表的杖锡花农想到的应对之策。为了改变杖锡樱花品种单一的局面,近年来,合作社开始与南京中山植物园合作,投资50万元建设了“樱花良种繁育园”,引进樱花优良新品种菊樱、绿樱、红大岛、吉野等25个优良品种,增加花色多样性,延长樱花的花期。“不少品种色彩比日本晚樱要漂亮,花型也大,将它们和现有的樱花品种交错种植,使形成早、中、晚花期都有樱花开放,原本半个月的樱花花期可延长至两个月。 今年年初,合作社又投资20万元在横溪镇承包了103亩土地,种植了5万株樱花,成为新形势下土地流转成功经营的典型。 “虽然现在樱花花木的销售形势好,但我们还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冷静地看待市场的变化。”2004年、2005年樱花苗木滞销的惨状让鲁根水记忆犹新,“苗木卖不出去,老百姓的生活就会重新陷入困境。”于是,今年开始,他又琢磨起发展樱花苗木的衍生产业,比如通过嫁接技术让樱花苗木上产樱桃,发展当地的水果采摘游市场,真正实现两条腿走路,降低经营风险。

最近,鄞州杖锡山上的樱花树吐蕊怒放,或白或粉的花瓣为巍巍四明山披上了一层霞衣。“到我们这儿赏花的市民络绎不绝,上周末两天的游客数超过一万人。”杖锡村党支部书记王继淼兴奋地说。 近年来,得益于花木种植规模不断扩大、苗木销售形势持续向好以及连续六届樱花节的成功举办,杖锡——鄞州区海拔最高的偏远村落焕发出勃勃生机。 在当地村民眼中,樱花树可是名副其实的“摇钱树”。“十年前,几个村民尝试种植樱花,后来很多村民纷纷效仿。”杖锡花木合作社理事长鲁根水说,如今村里几乎家家户户种花木,很多原来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也相继回村,全村樱花销售额已连续4年突破1000万元,花农人均年收入达3万元,合作社的社员也从成立时的20户增至115户。 打响“杖锡山”品牌之后,当地苗木培育经销发展速度明显加快。通过与南京中山植物园合作,杖锡村投资50万元建成“樱花良种繁育园”,引进菊樱、绿樱、红大岛、吉野等25个优良品种,弥补了杖锡樱花品种单一、花期短的不足,使原本只有一周的赏花期延长至半个月以上。 在樱花经济的催化下,杖锡村的人文景观也被逐渐挖掘出来。古杖锡禅寺遗址、“四明山心”宋代摩崖石刻群、下溪岩等景点陆续得到开发,如今已初具规模,配套设施也渐趋完善。 现在,杖锡的人气越来越旺,过去无处推销的山货,如茶叶、笋干、芋艿等,如今都成了游客争相购买的对象;自家散养的鸡和土鸡蛋,颇受游客青睐;每逢节假日,尤其是樱花节,村民开办的“农家乐”顾客盈门。 现在正值樱花盛开的大好时节,花农们也没闲着。他们把即将凋零的樱花花瓣采摘下来,待客商上门收购。“这两天,经常有客商上门收购樱花花瓣,说是要销往日本去制作樱花精油,收购价维持在2元/公斤。”鲁根水说。

杖锡村位于鄞州区章水镇西南方向,地处四明山腹地,是宁波海拔最高的村庄,素有“鄞州西藏”之称。虽地处偏僻,但人文景观不少:山上有古杖锡禅寺遗址、“四明山心”宋代摩崖石刻群;山顶有“四明天地”胜景;冬季有雾凇奇观。昔日,村民采茶叶、种毛竹;今天,杖锡村正变成全国闻名的花木培育基地和新兴的旅游集散地。 和那段顺口溜描述的一样,从章水镇政府沿着西南方向驶上蜿蜒的盘山公路,每隔几百米就会碰上一个弯道。 在化龙庄自然村,笔者看到一个由废弃场地改造成的停车场。陪同的杖锡花木合作社理事长鲁根水说,这几年,村里私家车数量成倍增长,“全村现有私家车100多辆。为了解决停车问题,村里专门建了这个停车场。” 村务管理员沈功良介绍说,杖锡村由化龙庄、鹿窠、后龙岩3个自然村组成,共有500多户、1100余名村民。现在,家家户户都种植花木,去年销售收入超过1200万元,户均年收入达10多万元。 谁能想到,10年前,杖锡村还是鄞州区数一数二的贫困村;而今,面貌焕然一新。 村民严法银早年在杖锡茶厂里炒茶,一年忙到头,年收入仅几千元;10年前,看到周围的村民种花木赚了钱,他也试着种植苗木,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收入。 历经十年发展,章水镇现有樱花种植面积1万多亩,大部分位于杖锡。杖锡村有花木种植面积超30亩的大户十五六户,人均年收入超30万元。 从一贫如洗到闻名的樱花市场,其中的艰辛曲折可想而知。2002年,由于信息闭塞,全村100万株樱花苗木滞销,这对原本满怀希望的花农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不过,这次经历也让花农意识到:树立品牌、掌握市场话语权至关重要。 2006年,杖锡村组建花木合作社,一改之前等客户上门收购的做法,由合作社出面接业务;此外,凑齐10万元资金到外地花木市场设摊,在广告宣传上也舍得投入,合力打响“杖锡花木”的名气。 拓宽了销售渠道,花农们的订单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以前,村里很多人外出打工,留下不少荒地;近年来,大批村民返乡种花木,土地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现在,就连杖锡本地人也很难承包到土地了。”鲁根水说。 拥有“鄞州西藏”的称号,皆因杖锡山高路险。上山、下山只有一条道,交通不便也制约着当地的经济发展。2008年,经多方努力,李家坑村到杖锡村的公路通车;去年,从朵纸岩到后湖岗的砂石路变成了宽阔的水泥道。如今,公交车开进村里,一天两班,村民乘车可直达鄞州新城区。与之相伴的还有村容村貌的改善:建起多个标准化公厕,坑坑洼洼的村道被铺上鹅卵石,用于浇灌花木的山顶小水库重新砌了河坎。 近年来,杖锡山上直径3厘米以上的樱花苗木越来越少,村民们开始有了 “惜树如金”的心理,不肯多售,让全国各地追着要苗木的客商扫兴而归。 面对杖锡樱花苗木产业的兴盛,鲁根水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农民腰包鼓了固然可喜,但维护山区生态平衡也十分重要。我们的樱花苗木产业之所以能赶超先走一步的奉化和余姚,关键在于杖锡平均海拔高的地理优势和正确的营销战略。但是,开挖苗木容易带走泥土、破坏山林,何况目前全国花木市场已渐趋饱和。” 如何实现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的双赢?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实现多条腿走路成了唯一的出路。从2011年起,合作社先后引进20多个樱花新品种,走一产和三产相结合的路子,不仅扩大了市场空间,还让山区旅游业红火起来。连续六届樱花节的成功举办为杖锡带来了大批山外游客,拉动了山区经济发展。 去年,合作社引导成员在不适合种植花木的林地上套种薄壳山核桃、猕猴桃等经济作物,既有利于保持水土,又能增加经济收入;同时,投入10多万元资金,尝试将樱花育种接种成经济价值较高的樱桃和车厘子。 青山常在,永续利用。“如果这些新产品能打开销路,相信杖锡的‘钱景’会更加美好。”憧憬着未来,鲁根水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本文由402com永利平台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走出致富路,富了栽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