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树变成

这是一种菜,长在广州增城市,个子大,外表很像大白菜,但一斤,他能卖到30元。为了这种菜,他甘愿辞职,不当经理,当菜贩。就靠卖这种菜,他年销售额1000多万元。广州增城的张文彬,如何把几毛钱一斤的菜,变成大伙的“发财菜”,发现商机,收获财富。

这是一种菜,长在广州增城市,个子大,外表很像大白菜,但一斤,他能卖到30元。为了这种菜,他甘愿辞职,不当经理,当菜贩。就靠卖这种菜,他年销售额1000多万元。广州增城的张文彬,如何把几毛钱一斤的菜,变成大伙的“发财菜”,发现商机,收获财富。 记者:你们干什么去啊? 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卖菜 记者:去哪卖菜啊? 每年的11月到来年的2月,每个凌晨的三点钟,在小楼镇,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借着头顶电筒的光亮,已经忙活在地里。而让他们不眠不休的动力,就是地里的这种菜。 记者:你刚才割的什么啊? 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迟菜心。 记者:迟菜心?你们家种的? 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对啊。 记者:你们家种多少亩啊? 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种了有三亩。 种植户2:我种了好多年了,有十几年了。这个好看。 记者:好看这个? 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太长了就不好看,就老了。 增城迟菜心,是增城的一种传统蔬菜,只在每年的11月底到来年的2月上市。每天凌晨,农户们摸着黑下地,小心翼翼的挑选每一根成熟好的菜心,准备拉到市场上卖出去。这是他们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天天都要来。 记者:几点钟下田割菜心? 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三点钟。要卖多啊?白天不行,白天没有人买,就是四点半到六点有人买。 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现在人人都种菜心,现在是种菜心的季节。肯定辛苦,腰都痛了。 每年在增城迟菜心上市的这4个月,都会形成一个特殊的市场,在早晨会有收购商在那专收吃菜心。农户都赶在凌晨起床割菜,因为去的越早,菜越新鲜,卖价才可能就越高。即便这样,一斤菜心也只能多卖几毛钱,一斤也就2、3元钱。因为种菜心太辛苦,当地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干。 这个年轻人叫张文彬,就在当地许多人不愿意种迟菜心时,他不但种了,还把几毛钱一斤的迟菜心卖到30元一斤,实现一年1000多万元的销售额,几年就赚了几百万元,这是当地许多人想都不敢想的。而自己能靠着菜心发财,对于张文彬来说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 增城迟菜心,属于菜心的一种。它和我们通常所说的菜心可不是一回事。因为要到深冬才能上市,比一般的菜心上市时间迟,所以叫做迟菜心。张文彬的老家小楼镇一带,是迟菜心的主要种植地区,像这样的迟菜心地有很多。 2005年张文彬大学毕业后,在自己的家乡增城,找到了一个在旅游开发公司的工作,这年冬天,突然有在广州的同学,向张文彬打听增城迟菜心。张文彬很意外,因为当时增城迟菜心太便宜,是一种没有人愿意种的蔬菜。 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没有人买,没人搞销路。种出来都没人要都以前。那时候很便宜,那时候卖几毛钱一斤。 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本地人自己种了,家家户户都种一点,种来自己吃。吃不完拿来喂家里面养的猪、鸡、鸭。 不受待见的菜心突然有人打听,张文彬决定到广州市看个究竟。这一去,张文彬有了发现,回来后,张文彬开始了一连串出人意料的举动,也开始为一个上千万的财富计划做准备。 原来,2004年,广州市增城区政府举办了第一届的美食节,菜心也在美食节上亮了相,没成想,吃不了用来喂猪喂鹅的迟菜心竟然引起了一些关注。张文彬的同学很想尝尝,而当时迟菜心在增城之外的地方几乎都没有销售。 张文彬:从以前没有人知道,现在更多人知道还主动要,我觉得这个事,心里想着是不是一个好的机会,现在还没有人在做这个事,自己就有这么一个想法。 当时,增城迟菜心因为价格低,当地不但没有人规模化种植,更没有人把菜心卖到增城之外的地方,虽然美食节过后,撬动了一点点迟菜心的市场,但是销售渠道不成熟,还是没人专门做迟菜心的生意,张文彬却想试一试。 两眼一抹黑,从没和菜打过交道的张文彬,要用什么办法,迅速把菜心卖出去?开始自己千万财富的起点呢? 张文彬:我就去到那个酒店,直接拿了一袋菜进到房间,之后我就点菜,我拿出我们的菜,问能不能帮我们加工一下这个菜,他说可以,但是要收加工费,我说没问题,因为我是顾客,我就提出这个要求。 锅底留油,放入菜心和调料,简单翻炒几下,一道生炒菜心就做好了。这道菜一做完,总会有厨师或者酒店负责人找到张文彬,打听这种菜。 张文彬:他们就问我,先生你这个菜哪里来的,好像挺特别的,然后我就开始了,就给他一个名片。 鲜脆甜爽的迟菜心,菜味独特。广东人对新鲜食材的好奇和喜爱,让张文彬一下子成为了3家酒店的菜心供应商。每天凌晨到地里收菜,6点前送到酒店,一斤菜心能赚2元的纯利润,一个月,张文彬就纯赚了1万多元,是自己工资的十倍。 但甜头还没尝够,迟菜心的季节就过去了。虽然增城迟菜心在外地很难种得出一模一样的口感,这和增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小气候有关,但是到2010年,增城当地的迟菜心种植面积大了不少,价格却没啥大变化。 5年时间,到了迟菜心的季节,张文彬就做做迟菜心生意,平时照常上班。但迟菜心的生意没做咋地,张文彬却升职到了公司经理的位置,是公司提拔最快的员工。就在这一年,张文彬却提出了辞职,要到农村专门种菜心。这让周围人都大吃一惊。 张文彬的高中老师朱佩坚:像你这样子从小没有受过多少苦,家庭条件也不错,现在有单位,我觉得首先你就根本熬不住。 张文彬的父亲:他说要搞种菜心,我本身也是农民出身,也知道农民要发财、要致富很艰难的一件事情,当时我真的不太怎么支持他。 张文彬却说,自己辞职是为了一个准备了5年的财富计划,现在时机有了,到了非做不可的时候。而没过多久,张文彬就成了村里人眼中不受欢迎的人。 2011年,从小在市区长大,连农活都没碰过的张文彬,用工作攒下的20多万承包了100多亩土地,要全部用来种植增城迟菜心,这个消息一传出,村里的农户都不高兴了。 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有一些农户就有一点讨厌他,怕我们自己种上来的菜卖不出去。就怕他搞了,可以说对我们农户的生意,原来就讨厌他。 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我们种出来都菜都在市场上卖不上价,销量都不大。在我们村里又增加这么大的面积。他们自己种的就很难卖了,我们村里产量一增大,价钱会更低了。 一下子来了这么一个人,要在这里种植这么大面积的菜心,大伙最担心的就是,本来价格就不高的菜心,市场上量一大,自己的菜心更卖出去了。而张文彬却告诉农户,他能让菜心数量卖得少,钱却赚得更多。 张文彬:不能像以前那样,只当自己是一个小小的菜贩。一要解决它能卖的出去,第二并且要卖比较好的价格。如果你这个价格卖不好,你就是卖再多也没钱赚。

这是一种菜,长在广州增城市,个子大,外表很像大白菜,但一斤,他能卖到30元。为了这种菜,他甘愿辞职,不当经理,当菜贩。就靠卖这种菜,他年销售额1000多万元。广州增城的张文彬,如何把几毛钱一斤的菜,变成大伙的“发财菜”,发现商机,收获财富。记者:你们干什么去啊?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卖菜记者:去哪卖菜啊?每年的11月到来年的2月,每个凌晨的三点钟,在小楼镇,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借着头顶电筒的光亮,已经忙活在地里。而让他们不眠不休的动力,就是地里的这种菜。记者:你刚才割的什么啊?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迟菜心。记者:迟菜心?你们家种的?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对啊。记者:你们家种多少亩啊?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种了有三亩。种植户2:我种了好多年了,有十几年了。这个好看。记者:好看这个?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太长了就不好看,就老了。增城迟菜心,是增城的一种传统蔬菜,只在每年的11月底到来年的2月上市。每天凌晨,农户们摸着黑下地,小心翼翼的挑选每一根成熟好的菜心,准备拉到市场上卖出去。这是他们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天天都要来。记者:几点钟下田割菜心?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三点钟。要卖多啊?白天不行,白天没有人买,就是四点半到六点有人买。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现在人人都种菜心,现在是种菜心的季节。肯定辛苦,腰都痛了。每年在增城迟菜心上市的这4个月,都会形成一个特殊的市场,在早晨会有收购商在那专收吃菜心。农户都赶在凌晨起床割菜,因为去的越早,菜越新鲜,卖价才可能就越高。即便这样,一斤菜心也只能多卖几毛钱,一斤也就2、3元钱。因为种菜心太辛苦,当地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干。这个年轻人叫张文彬,就在当地许多人不愿意种迟菜心时,他不但种了,还把几毛钱一斤的迟菜心卖到30元一斤,实现一年1000多万元的销售额,几年就赚了几百万元,这是当地许多人想都不敢想的。而自己能靠着菜心发财,对于张文彬来说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增城迟菜心,属于菜心的一种。它和我们通常所说的菜心可不是一回事。因为要到深冬才能上市,比一般的菜心上市时间迟,所以叫做迟菜心。张文彬的老家小楼镇一带,是迟菜心的主要种植地区,像这样的迟菜心地有很多。2005年张文彬大学毕业后,在自己的家乡增城,找到了一个在旅游开发公司的工作,这年冬天,突然有在广州的同学,向张文彬打听增城迟菜心。张文彬很意外,因为当时增城迟菜心太便宜,是一种没有人愿意种的蔬菜。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没有人买,没人搞销路。种出来都没人要都以前。那时候很便宜,那时候卖几毛钱一斤。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本地人自己种了,家家户户都种一点,种来自己吃。吃不完拿来喂家里面养的猪、鸡、鸭。不受待见的菜心突然有人打听,张文彬决定到广州市看个究竟。这一去,张文彬有了发现,回来后,张文彬开始了一连串出人意料的举动,也开始为一个上千万的财富计划做准备。原来,2004年,广州市增城区政府举办了第一届的美食节,菜心也在美食节上亮了相,没成想,吃不了用来喂猪喂鹅的迟菜心竟然引起了一些关注。张文彬的同学很想尝尝,而当时迟菜心在增城之外的地方几乎都没有销售。张文彬:从以前没有人知道,现在更多人知道还主动要,我觉得这个事,心里想着是不是一个好的机会,现在还没有人在做这个事,自己就有这么一个想法。当时,增城迟菜心因为价格低,当地不但没有人规模化种植,更没有人把菜心卖到增城之外的地方,虽然美食节过后,撬动了一点点迟菜心的市场,但是销售渠道不成熟,还是没人专门做迟菜心的生意,张文彬却想试一试。两眼一抹黑,从没和菜打过交道的张文彬,要用什么办法,迅速把菜心卖出去?开始自己千万财富的起点呢?张文彬:我就去到那个酒店,直接拿了一袋菜进到房间,之后我就点菜,我拿出我们的菜,问能不能帮我们加工一下这个菜,他说可以,但是要收加工费,我说没问题,因为我是顾客,我就提出这个要求。锅底留油,放入菜心和调料,简单翻炒几下,一道生炒菜心就做好了。这道菜一做完,总会有厨师或者酒店负责人找到张文彬,打听这种菜。张文彬:他们就问我,先生你这个菜哪里来的,好像挺特别的,然后我就开始了,就给他一个名片。鲜脆甜爽的迟菜心,菜味独特。广东人对新鲜食材的好奇和喜爱,让张文彬一下子成为了3家酒店的菜心供应商。每天凌晨到地里收菜,6点前送到酒店,一斤菜心能赚2元的纯利润,一个月,张文彬就纯赚了1万多元,是自己工资的十倍。但甜头还没尝够,迟菜心的季节就过去了。虽然增城迟菜心在外地很难种得出一模一样的口感,这和增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小气候有关,但是到2010年,增城当地的迟菜心种植面积大了不少,价格却没啥大变化。5年时间,到了迟菜心的季节,张文彬就做做迟菜心生意,平时照常上班。但迟菜心的生意没做咋地,张文彬却升职到了公司经理的位置,是公司提拔最快的员工。就在这一年,张文彬却提出了辞职,要到农村专门种菜心。这让周围人都大吃一惊。张文彬的高中老师朱佩坚:像你这样子从小没有受过多少苦,家庭条件也不错,现在有单位,我觉得首先你就根本熬不住。张文彬的父亲:他说要搞种菜心,我本身也是农民出身,也知道农民要发财、要致富很艰难的一件事情,当时我真的不太怎么支持他。张文彬却说,自己辞职是为了一个准备了5年的财富计划,现在时机有了,到了非做不可的时候。而没过多久,张文彬就成了村里人眼中不受欢迎的人。2011年,从小在市区长大,连农活都没碰过的张文彬,用工作攒下的20多万承包了100多亩土地,要全部用来种植增城迟菜心,这个消息一传出,村里的农户都不高兴了。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有一些农户就有一点讨厌他,怕我们自己种上来的菜卖不出去。就怕他搞了,可以说对我们农户的生意,原来就讨厌他。广州市增城区小楼镇迟菜心种植户:我们种出来都菜都在市场上卖不上价,销量都不大。在我们村里又增加这么大的面积。他们自己种的就很难卖了,我们村里产量一增大,价钱会更低了。一下子来了这么一个人,要在这里种植这么大面积的菜心,大伙最担心的就是,本来价格就不高的菜心,市场上量一大,自己的菜心更卖出去了。而张文彬却告诉农户,他能让菜心数量卖得少,钱却赚得更多。张文彬:不能像以前那样,只当自己是一个小小的菜贩。一要解决它能卖的出去,第二并且要卖比较好的价格。如果你这个价格卖不好,你就是卖再多也没钱赚。

图片 1

本文由402com永利平台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菜树变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