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森林地理奠基者,命名活化石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2018年9月28日专版

2018年9月28日专版

2018年9月17日专版

图片 6

有“人间仙境,童话世界”之美誉的九寨沟举世闻名,但吴中伦与九寨沟的故事,可能少为人知。

有“人间仙境,童话世界”之美誉的九寨沟举世闻名,但吴中伦与九寨沟的故事,可能少为人知。

大家是否知道,我国拍摄的第一部珍稀植物彩色科普影片叫什么?答案是《水杉》,由湖北电影制片厂于1979-1981年拍摄。水杉命名者之一的郑万钧为本片科学顾问,与水杉发现有关的科技工作者均为影片“演员”。

图片 7

吴中伦,我国着名林学家,森林生态学家,森林地理学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林木引种驯化开拓者之一。他对我国大型林业综合考察,对松树、杉木、泡桐等重要用材树种的生态习性, 松属分类和地理分布, 杉木商品材基地建设等的研究,以及九寨沟的保护作出了重要贡献,是我国史上第一个对九寨沟进行全面考察的着名林学家。

吴中伦,我国着名林学家,森林生态学家,森林地理学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林木引种驯化开拓者之一。他对我国大型林业综合考察,对松树、杉木、泡桐等重要用材树种的生态习性, 松属分类和地理分布, 杉木商品材基地建设等的研究,以及九寨沟的保护作出了重要贡献,是我国史上第一个对九寨沟进行全面考察的着名林学家。

图片 8

1981年在海南岛尖峰岭考察

图片 9

图片 10

郑万钧,我国着名林学家、树木分类学家、林业教育学家,中国林业开拓者、水杉命名者之一,新中国首批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发表植物新科1种、树木新属4个、植物新种138个,主编巨着3部。1962年,郑万钧调入中国林科院,历任副院长、院长、名誉院长。

图片 11

吴中伦1992年在办公室

吴中伦1992年在办公室

发表水杉新种 轰动植物学界

1985年考察贵州梵净山林区

拯救九寨沟

拯救九寨沟

今年是“活化石”水杉发表70周年。为水杉定名,是中国科学家的伟大贡献,也是郑万钧对植物学的重大贡献。

图片 12

千百年来,九寨沟隐藏在川西北高原的崇山峻岭中,一向与世隔绝、鲜为人知。

千百年来,九寨沟隐藏在川西北高原的崇山峻岭中,一向与世隔绝、鲜为人知。

1948年,郑万钧与胡先骕联合发表《水杉新科及生存之水杉新种》,宣告“活化石”水杉的科学发现,轰动了当时整个植物学界,被誉为20世纪植物学领域最大的科学发现之一。

1986年在陕西楼观台考察

1966年,林业部门在九寨沟建立两个林场,但其目的不是保护森林,而是砍伐木材支援祖国建设。1975年,吴中伦对九寨沟进行了全面考察。他感慨万千:“我曾到过欧美数国,也未见到有这样奇美的自然景色,必须很好地保护起来。”于是,他直言上书四川省人民政府,并告知四川省林业厅,建议当地很好地保护这一奇美的自然景观,禁止随意采伐。四川省林业厅迅即行文:“九寨沟则查洼、日则沟两百米以外才能砍伐。”之后,四川省政府高度重视对九寨沟的保护,责成有关部门和科研院所制定具体保护规划,全面停止九寨沟林木采伐。1979年,两个林场迁出九寨沟;1980年,九寨沟自然保护处成立。

1966年,林业部门在九寨沟建立两个林场,但其目的不是保护森林,而是砍伐木材支援祖国建设。1975年,吴中伦对九寨沟进行了全面考察。他感慨万千:“我曾到过欧美数国,也未见到有这样奇美的自然景色,必须很好地保护起来。”于是,他直言上书四川省人民政府,并告知四川省林业厅,建议当地很好地保护这一奇美的自然景观,禁止随意采伐。四川省林业厅迅即行文:“九寨沟则查洼、日则沟两百米以外才能砍伐。”之后,四川省政府高度重视对九寨沟的保护,责成有关部门和科研院所制定具体保护规划,全面停止九寨沟林木采伐。1979年,两个林场迁出九寨沟;1980年,九寨沟自然保护处成立。

早在1943年,原中央林业实验所技正王战,在科学考察途中,得知四川万县磨刀溪有一株“怪树”,便前往调查采集标本,将标本标号为“王战118号”,并初步认定为水松。

图片 13

“多亏了吴教授,让我们留下了九寨沟。九寨沟人尊重吴中伦,如同尊重中国导弹和火箭之父钱学森、水稻杂交之父袁隆平、汉字激光照排系统之父王选等科学家一样,他的贡献造福人民,惠及子孙后代。”有人在怀念文中如此写道。

“多亏了吴教授,让我们留下了九寨沟。九寨沟人尊重吴中伦,如同尊重中国导弹和火箭之父钱学森、水稻杂交之父袁隆平、汉字激光照排系统之父王选等科学家一样,他的贡献造福人民,惠及子孙后代。”有人在怀念文中如此写道。

1945年,中央大学森林系技术员吴中伦到中央林业实验所鉴定标本。王战取出“118号”和两个球果与吴中伦讨论,两人难以定夺。于是,王请吴转交给同在中央大学的郑万均鉴定,郑万钧当即断定绝非水松,应为新属。

1994年与徐燕千教授、张宏达教授在广东天井山林场考察

勇创科考壮举

勇创科考壮举

图片 14

图片 15

1934年春,因与缅甸勘定疆界, 国民政府决定派员赴云南边境考查。深得着名植物学家钱崇澍赏识的吴中伦被选中前往。当时的云南,交通非常不便,社会极不稳定,深入荒莽丛林, 不仅旅途艰险, 连生命安全都难以保证,但吴中伦欣然应诺,与中央大学的陈谋先生一道,由上海乘船经汕头、广州、海口至越南海防,再从海防乘火车至老街,辗转入云南,深入瘴疠麻风盛行、盗匪出没的点苍山、鸡足山、高黎贡山、腾冲、澜沧、勐遮,以及植物王国西双版纳等地。据吴中伦生前回忆:“思茅等地当时疟疾流行,十室九空,惨不忍睹。”与其同行的陈谋就因感染疟疾,病逝途中,埋骨他乡。

1934年春,因与缅甸勘定疆界, 国民政府决定派员赴云南边境考查。深得着名植物学家钱崇澍赏识的吴中伦被选中前往。当时的云南,交通非常不便,社会极不稳定,深入荒莽丛林, 不仅旅途艰险, 连生命安全都难以保证,但吴中伦欣然应诺,与中央大学的陈谋先生一道,由上海乘船经汕头、广州、海口至越南海防,再从海防乘火车至老街,辗转入云南,深入瘴疠麻风盛行、盗匪出没的点苍山、鸡足山、高黎贡山、腾冲、澜沧、勐遮,以及植物王国西双版纳等地。据吴中伦生前回忆:“思茅等地当时疟疾流行,十室九空,惨不忍睹。”与其同行的陈谋就因感染疟疾,病逝途中,埋骨他乡。

院长郑万钧“三老”合影

编者按: 100年前的今天,我国林学界的一代宗师、我们尊敬的老领导吴中伦院士在浙江诸暨诞生。为了缅怀、纪念吴老,学习吴老的崇高品德和无私奉献的科学精神,在中国林科院分党组及张久荣老院长的指导下,院办宣传中心撰写、编辑纪念专题“为了从未忘却的纪念”——《一代宗师 非凡人生》、《开创性 奠基性的杰出贡献》、《印在人们心中的吴老》、《吴老与他的〈云南考察日记〉四文,隆重纪念吴中伦先生诞辰100周年。

那次考察为时整整一年,开启了科学考察探险风气之先,此壮举至今仍然被人称道。

那次考察为时整整一年,开启了科学考察探险风气之先,此壮举至今仍然被人称道。

为慎重起见,1946年,郑万钧3次派中央大学森林系技术员薛纪如前往磨刀溪采集完整标本。由于当时中央大学文献资料有限,郑万钧亲自用拉丁文对其做了详尽描述,之后连同标本一道寄给植物分类学奠基人胡先骕,托其帮忙查阅文献。

专题的许多素材来自《吴中伦文集》、《吴中伦云南考察日记》,以及蒋有绪院士、盛炜彤先生、江泽平研究员等的深情回顾。

图片 16

图片 17

1947年,胡先骕从文献中查得,该植物与日本古植物学家三木茂在日本第三纪地层中发现的水杉化石种填十分一致,遂与郑联名将其定名为水杉属和水杉新种,学名为Metasequoia glyptostroboides Hu et Cheng,并于1948年发表论文。

一代宗师 非凡人生――纪念吴中伦先生诞辰100周年系列一

1958年,西南高山区综合考察期间,中方队长吴中伦与苏联专家和部分考察队员合影

1958年,西南高山区综合考察期间,中方队长吴中伦与苏联专家和部分考察队员合影

图片 18

吴中伦,浙江诸暨人,生于1913年8月29日,1995年5月12日在北京逝世。 他的一生,是非凡的一生,是我国林业科技界的一代宗师。 吴中伦,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我国杰出的林学家、着名森林生态学家、森林地理学家。毕生从事林业科学研究工作,对中国森林、主要树种、森林类型的分类和地理分布规律,以及森林与生态因素的相互关系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特别是对大型林业综合考察,对松树、杉木、泡桐等重要用材树种的生态习性,松属分类和地理分布,杉木商品材基地建设等方面进行了开创性的研究,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他是林木引种驯化的开拓者之一,在中国森林地理方面作出了奠基性的贡献,最早提出了较完整的“中国林业区划草案”。他一贯强调,中国林业要实行分类指导、坚持办好林场的战略措施。 曾任中国林科院副院长,中国林学会理事长,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林业科学》、《热带林业科技》主编,《中国科学》、《科学通报》、《植物生态学与地植物学丛刊》、《林业科学研究》、《世界林业研究》等刊物编委和顾问等职。 少年丧双亲 与林结缘 吴中伦出生于浙江省诸暨县枫桥镇畈头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大字不识一个的父亲,在农闲时做一些竹匠活维持家中生计。吴中伦从小随父务农,5岁丧母,11岁丧父。为生活所迫,12岁的他到上海附近一个私营的华南农场当练习生,即学徒工。此农场实际为园艺苗圃。年少的吴中伦,在那主要从事树木嫁接、扦插、采种、育苗、养蜂等工作。由此,他对园艺和林木产生了浓厚兴趣,与林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青年励志 步入知识殿堂 随着年龄的增长,17岁时,吴中伦进入浙江大学农学院高级农业职业中学学习农艺。课余时,他经常到农学院附设的植物园去认花识树,背诵花木的拉丁学名,学习植物的系统分类,采集标本,画植物图,并经常到杭州附近的山地搜集标本。在日机轰炸笕桥时,同学们都回家避难,而他无家可归,他就利用这些宝贵而十分危险的时间抓紧学习,绘制了恩格勒植物分类系统表。18岁的他写下了《浙江大学农学院植物园记》,这是他的“少作”。该园是我国植物学开拓者钟补勤、钟补求两位植物学家之父钟观光老先生创立的全国第一所植物园。20岁时,即将毕业的他,又写作了《浙江农学院植物园的过去和将来》一文,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深为钟老先生的创业担忧。农中毕业后,浙江嘉兴女子中学想特聘他去教书,金华畜牧场亦想聘他去当技术员,月薪70元;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请他做练习生,月薪15元,仅够糊口。然而,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因为他知道,该社聚集着一大批如钱崇澍、裴鉴、孙雄木、郑万钧、方文培等着名的植物学家。在他看来,这是智慧的殿堂,是增长知识和才干最理想的场所。 云南调查 创科考壮举 吴中伦生平第一次正式采集植物标本是1933年的秋天,跟随郑万钧先生到安徽黄山,本次采集制作了大量标本,并写成了生平第一篇学术文章:《黄山植物采集记》,在当时的《中央日报》上连载发表。 1934年春,国民政府外交部与参谋本部因与缅甸勘定两国疆界, 决定派员赴云南边境调查。当时中央大学的张海秋先生是云南人, 建议利用这一机会派科学工作者一同前行,调查云南自然资源。建议被采纳。于是决定由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与中央大学各派一员。当时的吴中伦年轻有为,在学术上崭露头角,深得着名植物学家钱崇澍的赏识。钱崇澍先生便征询吴中伦的意见,望吴中伦三思而定。因云南地处边陲,交通不便,又逢战乱,国家内外交困,社会极不安定。深入荒莽丛林, 不仅旅途艰险, 而且生命安全亦不能得以保证。 不料吴中伦当即应诺。与中央大学委派的陈谋先生一道,率领数名工人,于1934年5月由上海乘船经汕头、广州、海口至越南海防,从海防乘火车至老街,辗转进入云南境内,开始了路遥,山险,人稀,许多地方根本道路不通的万里之行。他们一直深入到大理点苍山、鸡足山、高黎贡山,以及现今被誉为植物王国的西双版纳。当年的大理、西双版纳等地,可是瘴疠麻风盛行、盗匪出没令人谈虎色变的南蛮之地。他们在艰辛跋涉中探索自然奥秘,创下了至今仍为人称道的科学考察之壮举。不幸的是,陈谋先生在考察途中因染恶性疟疾,埋骨他乡。考察中,他们收集了大量的标本,吴中伦写下了一本本宝贵的考察日记,成为了珍贵的科学史料。后因抗战,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几经搬迁,标本散失殆尽,让人心痛不已。 半工半读 求学深造 1935年夏,返回南京后的吴中伦,通过云南考察,深感知识的不足,很有必要继续深造,因此他积极准备继续学习,同时与年青同行们共同编着了《首都植物志》,稿件完成时,因抗战事起,未得付印。1936年夏,他考入了金陵大学农学院森林系,师从陈嵘先生。出于生计,他继续在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工作,半工半读维持学业。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战火同样蔓延至上海,学校被迫迁往四川北碚。而他因半工半读不能随校去川,只得留在科学社工作。后因战事日紧,他亦科学社迁至四川。经友人资助,回到了迁往成都的金陵大学继续就读。学习期间,以他深厚的植物学基础知识和实际经验,担任树木学助教,并利用寒暑假到峨嵋山、峨边、青衣江、大渡河、岷江流域和灌县青城山等地调查,采集标本,撰写了《四川峨嵋山的植被研究》、《青衣江流域的森林》、《成都树木冬态》等文章。 到天水等地考察 解决农民所遇难题 1940年冬,金大毕业,留校任教。曾考取过国民党军队翻译官,但因与其志向不合,最终舍弃。不久,经人介绍到农林部任技术员,被农林部林业测勘团邀请参加该团工作。1942年春至四川重庆,与黄炎培、傅焕光等一同到岷江至岷江上游孟屯沟调查森林资源,获益匪浅。同年,参加甘肃天水水土保持实验站的筹建工作。在天水农村调查搜集水土保持植物时,吃住于农家,了解到当地农民种棉花时,深受棉油子危害之苦,由此,他去田间细心观察棉蚜虫的冬季寄主,经过长时间的观察与研究,终于找出了棉蚜虫的中间寄主——小蓟。于是他建议,消灭小蓟,效果显着,农民们对他感激不尽。 1943年,由天水回到重庆,为农林部林业测勘团编写杉木考察报告。1943—1944年,到重庆山洞建川煤矿公司林场任技术员,从事采种育苗和抚育改造次生林等工作,住在当地山顶一个被称为保寺的破庙里,刻苦学习,拼命工作。看到我国林业事业的落后,他立志出国,留学深造。 一波三折 留美深造 1944年,他先后参加了清华留美和英国庚子赔款留英公费考试,均被录取。但他认为美国学术研究活跃,学术思想开放,所以决定去美国。当时清华大学聘请着名的林学家梁希、李顺卿为其国内导师。当他即赴美时,梁希赋诗相赠: “大火西流七月光,碧天无语送吴郎。定知三载归来后,苍海茫茫好种桑。”勉励他学成回国后为祖国林业发展效力。但因抗战受阻,直至1946年1月才取道印度加尔各答赴美。 滞留期间,他在重庆沙坪坝中央大学农学院林学系由郑万钧教授主持的树木园中当技术员,并抽时间到歌乐山林业实验所查阅森林植物标本。一次,他无意中发现了王战先生所采的水杉标本已被鉴定命名为“池杉”。他认为这是一种新植物,征得王战先生的同意,带回标本一份给郑万钧教授,这就是后来由胡先骕与郑万钧共同定名的水杉。因赴美途中经昆明,到昆明后未赶上第一批公费留学生的出发日期,只得又在昆明等候。经人介绍他到云南大学农学院任植物学讲师,直至1946年,延时已近两年。 吴中伦从不闲着,赴美途经印度时,他都不忘到加尔各答植物园去参观,在那大开眼界,增强了要开展树木引种驯化工作的意愿。在赴美一个多月的轮船旅途中,为了节约开支,在船上他竟然去当服务员、当水手,争零花钱贴补生活之用,多么有头脑的科学家啊。 在美国南卡罗里纳州下船后,他又立即抓紧时间地参观了该地的池拍公园和广玉兰公园。 在美国,求学于耶鲁大学。但他却利用两个暑假的时间去哈佛大学安诺德树木园标本室查看东亚裸子植物标本,与美国知名植物分类学家E·D·Merrill、A·F·Rehder、John G·Jack等相识。1947年,在耶鲁大学J.H.Lutz教授的指导下获得林学硕士学位。1948年,转至杜克大学,在C.F.Korstian教授的指导下继续深造。期间,因国内战乱,留学公费无着落,他就帮助树木生理学家P·J·Kramer 教授开展水分生理、要菌与磷的关系等科学试验,从而获取经济资助。在杜克大学,经常与同学F·H·Bormann一道驱车去附近林区考察。1951年1月,他以优异成绩获取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题目是:“中国的森林分区——兼论松属的自然分布”。这是他对中国森林地理分布规律的第一篇论述。毕业后,谢绝所有挽留,回到了十分向往的刚刚诞生的新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 回国效力 就职林垦部 回国后,受到了在中央林垦部工作的、亦是他的导师之一的梁希部长等的热烈欢迎,就职于林垦部,任工程师、总工程师。先后到黄泛区、黄河上游等地考察,到甘肃天水开展水土保持和小陇山次生林调查。1951年4月到海南岛考察巴西橡胶发展问题,提出在我国发展橡胶的建议,获得上级支持,编写了《巴西橡胶栽培技术》一书;之后又开展了航空调查、防护林营造、林业区划、杉木、毛竹栽培经营等工作,对我国广大地区进行了实地调查,积累了异常丰富的实际经验,对森林地理分布、森林经营、采伐更新和树木生态、森林植被演替等各种规律有深刻的认识。1952年,与侯治溥先生等考察了杜仲栽培技术,提出了建立4个国营杜仲林场的建议。1953年始,他组织了林业区划研究,到有关小区进行区划调查。1954年,撰写了“中国林业区划草案”。 调入中国林科院 专事林业科研 1956年,为了发展我国林业科研事业,吴中伦被调入中央林业研究所任研究员,同年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195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兼任森林地理研究室、大地园林林化研究室、森林经营研究室主任。1959年任林业所副所长,参与了1958-1959年中苏合作的“中国西南高山林区森林综合考察”,他任中方队长,本次考察规模庞大,共一百多人,苏方参加的有着名的土壤学家、地植物学家、林学家等。通过考察,提出了西南高山林区森林区划、林型分类及各主要林型采伐方式、更新方法、主要树种的育林技术等方面的建议。1960年,到苏联与苏方共同草拟了其考察报告;1962年,与中国林科院、中国科学院以及其他高等院校有关参加考察的人员一道共同汇编了达60万字的《西南高山林区考察报告》。1964-1965年,带领一支由250人组成的森林综合考察队,走遍了大兴安岭林区,调查研究了大兴安岭的森林区划、森林类型分类及主要林型的采伐方式、更新方法、育林技术等,提出了相关技术方案,以及符合大兴安岭落叶松生长发育自然规律主要采伐方式——二次渐伐。1965年,本项工作报国家科委,被列为全国重要科技成果。 两次大规模的考察为我国林业科学技术事业培养了一大批专业人才,积累了大量的科学数据和资料。除此之外,吴中伦还考察了秦岭、海南岛、新疆、长白山、黄山、神农架、天目山等林区,常年奔走于野外。 “文革”期间,农林两院合并。1974年—1978年,他任中国农林科学院森工研究所负责人;1978年,中国林科院恢复建制,吴中伦任中国林科院副院长。1979年任国家林业总局副局长。1980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委员。1979—1989年被聘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二届科学评议组成员、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农业生物学科组副组长、中国绿化基金会理事等职。1963年当选为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83年、1988年分别当选为第六届、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1981年始,历时八年,用巨大精力主编了具有权威性和实用性的巨着:《中国农业百科全书·林业卷》;花10多年时间,主编了具有典范性的《中国森林》多卷本。1978年—1988年担任中国林学会副理事长、理事长,1988年始担任中国林学会名誉理事长等职。为我国林业事业的繁荣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他以孜孜不倦、忠诚处事、锲而不舍的拼搏精神,在林业科学的征途上奋力攀登。勤奋好学,勤勉敬业,着作颇丰,着作内容涉及很广:森林地理、森林资源、森林生态、林业生产、营林技术等多个领域,还有许多综论、序文、日记、信件、建言、纪念等文章,内容博大精深,行文优美流畅,堪为典范之作。 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我国的林业事业。生命的最后,因心脏病发躺在医院里,觉得自己状况不是很好,当曾为他的学生和助手的盛炜彤、洪菊生、黄鹤羽等前去探望时,一再叮嘱,希望他们在森林培育、森林群落、森林地理等方面多多努力。尤其是中国林科院的特色学科,一定要好好发展。他殷切期望,他所热爱并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后继有人。

20世纪50年代末,新中国开展了对西南高山林区的第一次大规模综合科学考察,由中苏两国联合进行,吴中伦为中方队长。参加者有林学、生物、土壤、地质、地理、环境、气候、历史、经济、社会、文化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专家100多人。考察查明了中国西南高山森林植物、土壤垂直分布带谱,以及区域分布规律、树种生物学和森林生态特性、森林生长与更新演替等规律,第一次对西南高山森林进行了全面区划,并对采伐方式、更新方法、自然保护和水土保持等经营方向、技术措施提出了实施意见。

20世纪50年代末,新中国开展了对西南高山林区的第一次大规模综合科学考察,由中苏两国联合进行,吴中伦为中方队长。参加者有林学、生物、土壤、地质、地理、环境、气候、历史、经济、社会、文化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专家100多人。考察查明了中国西南高山森林植物、土壤垂直分布带谱,以及区域分布规律、树种生物学和森林生态特性、森林生长与更新演替等规律,第一次对西南高山森林进行了全面区划,并对采伐方式、更新方法、自然保护和水土保持等经营方向、技术措施提出了实施意见。

20世纪50年代初,郑万钧应邀在日本召开的国际植物学大会上作专题报告

1960年,吴中伦再次带领250余人,到大兴安岭林区进行综合考察研究,他们当年提出的采伐、更新等营林措施,是把营林技术方案建立在林学基础研究之上的成功范例,为大兴安岭林区编制开发建设规划方案提供了科学依据和技术指导,其中3项成果被国家科委列为1964年全国重大科研成果之一。

1960年,吴中伦再次带领250余人,到大兴安岭林区进行综合考察研究,他们当年提出的采伐、更新等营林措施,是把营林技术方案建立在林学基础研究之上的成功范例,为大兴安岭林区编制开发建设规划方案提供了科学依据和技术指导,其中3项成果被国家科委列为1964年全国重大科研成果之一。

水杉发现的科学价值,在于它是一种“活化石”,是中国珍稀孑遗树种。在我国未向世界公布发现活水杉之前,近200万年来,许多古生物学者都认为水杉早已在地球灭绝,要想了解古老而稀有的水杉,只能到化石中寻找它们沉睡的踪影。

作为中国林科院副院长,吴中伦曾亲自指导大批专家到甘肃天水开展长期大规模的次生林调查研究,成果曾获林业部科技进步三等奖、国家科委成果奖。1987年,年逾古稀的他还积极参加了大兴安岭火灾区森林资源恢复和生态环境调研考察。

作为中国林科院副院长,吴中伦曾亲自指导大批专家到甘肃天水开展长期大规模的次生林调查研究,成果曾获林业部科技进步三等奖、国家科委成果奖。1987年,年逾古稀的他还积极参加了大兴安岭火灾区森林资源恢复和生态环境调研考察。

新中国成立后,林业部将水杉列为国家一级保护树种。1973年,在水杉原生古树分布较为集中的原利川县设立利川水杉母树管理站,专门从事境内5746棵古水杉的保护和无性系繁殖研究。1978年,水杉繁育技术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如今,我国北起辽宁、北京,南至两广、云贵高原,东起东海、台湾,西至四川盆地,均栽培成功,并成功引种至亚洲、非洲、欧洲、美洲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吴中伦1986年在陕西楼观台考察

吴中伦1986年在陕西楼观台考察

水杉还成了和平、友谊的象征。1972年,周恩来总理出访朝鲜,送给金日成水杉种子2公斤,水杉在朝鲜平壤生根;1978年,邓小平访问尼泊尔,赠送水杉苗2株,栽培在尼泊尔皇家植物园;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还把他心爱的游艇命名为“水杉号”。

图片 22

图片 23

凝聚毕生精力 编纂科学巨着

1986年10月,吴中伦在内蒙古林科院树木园调研考察

1986年10月,吴中伦在内蒙古林科院树木园调研考察

编纂《中国植物志》,是中国第一个科技远景规划。这是一部包括125册、近400位作者参加编写的科学巨着。郑万钧负责编写《中国植物志》第七卷。

书写珍贵《考察日记》

书写珍贵《考察日记》

裸子植物是郑万钧的主要研究方向,在此领域,他独树一帜。

吴中伦写下的《云南植物考察日记》是一幅难得的色彩斑斓的20世纪30年代云南社会风情画卷,在中国科学史上实属罕见,甚为珍贵,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史志学等方面产生了深远影响。

吴中伦写下的《云南植物考察日记》是一幅难得的色彩斑斓的20世纪30年代云南社会风情画卷,在中国科学史上实属罕见,甚为珍贵,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史志学等方面产生了深远影响。

编写工作开始于1959年,1977年定稿,1978年出版,历时近20年,凝聚了郑万钧毕生研究我国裸子植物之精髓。他查阅了近200多年来的有关文献资料,到全国各省植物的科研机构及大专院校查阅鉴定标本近30万份,找到了我国几乎全部裸子植物种模式标本的原产地标本,对前人工作进行了全面梳理,订正了中外学者误定的新种及鉴定错的种,做到了“废得有理,立得有据”。

《日记》收集了大量植物、动物、资源、土壤、地理、环境、水文气候等自然科学珍贵资料,为研究历史、社会、经济、文化、民族、宗教、国防等社会学科提供了难得的第一手史料,不仅行文优美,达观之态亦跃然纸上。万里之行的科考,均为步行,每日少则几十里,多则近百里,其艰难是当今的我们难以想象的。但吴中伦却在日记中如此写道:“热则躺身片刻于绿影之下,渴则摘野果于道旁。观山望云,闻鸟鸣之啁啁,审虫声之唧唧,或谈论故事,虽在奔走而未知其为劳焉。”

《日记》收集了大量植物、动物、资源、土壤、地理、环境、水文气候等自然科学珍贵资料,为研究历史、社会、经济、文化、民族、宗教、国防等社会学科提供了难得的第一手史料,不仅行文优美,达观之态亦跃然纸上。万里之行的科考,均为步行,每日少则几十里,多则近百里,其艰难是当今的我们难以想象的。但吴中伦却在日记中如此写道:“热则躺身片刻于绿影之下,渴则摘野果于道旁。观山望云,闻鸟鸣之啁啁,审虫声之唧唧,或谈论故事,虽在奔走而未知其为劳焉。”

着作出版后,在国际国内产生了重大影响。新加坡大学植物分类学教授耿煊说:“书中记载详尽,引用文献极为齐全,尤以插图甚为精美。此书将现时所知有关中国裸子植物之知识包括无遗,诚为极有价值之文献。”美国农业部曾组织专家翻译全文,送发很多国家。着作于1981年获林业部科技成果一等奖,1982年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由此,诞生了一个全新的中国裸子植物分类系统——郑万钧系统。此系统至今仍在国内植物园、树木园等地广泛应用。

《日记》原为5本,由于战乱等原因,头、尾两部和大部分考察照片都已散失,幸存3本。

《日记》原为5本,由于战乱等原因,头、尾两部和大部分考察照片都已散失,幸存3本。

1978年,郑万钧开始主编《中国主要树种造林技术》《中国树木志》两部巨着。他组织全国200多个单位、500多位科技人员,用3年时间总结了当时我国林业生产中210个主要树种的造林技术,包括每个树种的形态特征、分布、生物学特性、造林技术、病虫害防治、木材性质和用途等方面。迄今为止,《中国主要树种造林技术》是中国最重要的一部造林专着,1978年获林业部科技成果一等奖。

《光明日报》原知名记者、着名科普作家、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社长金涛,在读完《日记》后,写下了近万字的详细评述文章,发表在《中国科技史料》第20卷第二期上。

《光明日报》原知名记者、着名科普作家、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社长金涛,在读完《日记》后,写下了近万字的详细评述文章,发表在《中国科技史料》第20卷第二期上。

图片 24

开辟中国森林地理研究

开辟中国森林地理研究

1975年,郑万钧在南京林产工业学院工作室与学生向其柏教授、傅立国研究员交流《中国树木志》编写工作

在森林地理科学领域,吴中伦进行了开拓性的工作,是近代林学生长点的中国先驱者之一。早在1951年,他的博士学位论文《中国的森林分区——兼论松属的自然分布》,就是对中国森林地理分布规律的第一篇论述。

在森林地理科学领域,吴中伦进行了开拓性的工作,是近代林学生长点的中国先驱者之一。早在1951年,他的博士学位论文《中国的森林分区——兼论松属的自然分布》,就是对中国森林地理分布规律的第一篇论述。

随后,郑万钧又组织编写《中国树木志》,亲自撰写树种各论之“纲”——中国主要树种区划。此时的郑老已年过古稀,并受高血压、痛风、糖尿病、贫血、脊髓炎等多种疾病的困扰和折磨,因此他总是担心时间不够用,总是夜以继日地超负荷工作,带病审核修改第一、二卷,有的章节修改一遍又一遍,甚至完全改写。要知那是没电脑的年代,两卷,近400万字,全靠手工一一审核,得费多少心血和功夫。

他撰写的《中国林业区划草案》是我国第一部林业区划着作,首次将全国分为18个林区,并逐一提出各区的保护、发展和利用建议。吴中伦强调,要从中国复杂的自然条件、自然地理特点和历史社会经济状况出发进行区划,找出因地制宜对策,切忌简单化、概念化。草案成为我国1983年、1987年《中国林业区划》蓝本。

他撰写的《中国林业区划草案》是我国第一部林业区划着作,首次将全国分为18个林区,并逐一提出各区的保护、发展和利用建议。吴中伦强调,要从中国复杂的自然条件、自然地理特点和历史社会经济状况出发进行区划,找出因地制宜对策,切忌简单化、概念化。草案成为我国1983年、1987年《中国林业区划》蓝本。

后来,他病倒了。住在医院的他不停地打听《中国树木志》的编写进程。1983年7月25日,郑万钧与世长辞,最终未能与他心心念念的巨着见上一面。

20世纪70年代初,吴中伦从森林生态和森林地理等学科观点出发,开始对国外树木引种驯化进行系统深入的研究,编写了我国第一部全面系统总结国外林木引种的科学专着《国外树种引种概论》,并结合实际,于1989年组建中国林科院林业所林木引种研究室,和林业部种子公司合作建立全国性树木引种网络,与很多国家建立交换关系。

20世纪70年代初,吴中伦从森林生态和森林地理等学科观点出发,开始对国外树木引种驯化进行系统深入的研究,编写了我国第一部全面系统总结国外林木引种的科学专着《国外树种引种概论》,并结合实际,于1989年组建中国林科院林业所林木引种研究室,和林业部种子公司合作建立全国性树木引种网络,与很多国家建立交换关系。

重视野外科考 首倡适地适树

早在20世纪50年代,吴中伦就从欧洲引进许多树种,在南方一些树木园试种。1963年,他组织有关人员在浙江富阳引种国外松,至20世纪末,使我国成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种植国外松最多的国家。

早在20世纪50年代,吴中伦就从欧洲引进许多树种,在南方一些树木园试种。1963年,他组织有关人员在浙江富阳引种国外松,至20世纪末,使我国成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种植国外松最多的国家。

在郑万钧去世25周年、水杉发表60年时,中国林科院主编了《郑万钧专集》,同为首批学部委员的吴征镒先生在其序言中如此写道:“郑老的一生,给人们留下的不仅是科学财富,更重要的是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郑老的治学特点,我想有两个字:一是勤,二是苦;还有两句至关重要的话:一是名师指点,二是勇于创新。”

1978年起,吴中伦组织和领导我国专家首次对杉木产区区划、立地类型划分和立地评价进行综合系统研究,把全国杉木产区划分为北、中、南“三带”,并提出按照不同带以及带内的不同立地,安排经营措施和预测产量,规划杉木商品材基地。他主编的《杉木》一书,是一部体现我国杉木育林理论和实践最完整、最系统的着作。

1978年起,吴中伦组织和领导我国专家首次对杉木产区区划、立地类型划分和立地评价进行综合系统研究,把全国杉木产区划分为北、中、南“三带”,并提出按照不同带以及带内的不同立地,安排经营措施和预测产量,规划杉木商品材基地。他主编的《杉木》一书,是一部体现我国杉木育林理论和实践最完整、最系统的着作。

在近60年的教学、科研生涯中,前20年,郑万钧野外科学考察十分频繁,足迹遍及了全国主要林区,大渡河、雅砻江、青衣江、岷江等地,甚至连汶川、茂县等如此偏远之地都留下了他考察调研之脚印。

他发表的《中国松属的分类与分布》,是我国松属分类与分布研究时间较早、较完整、具有重要学术价值的专着,为我国植物地理学先驱论文之一,揭示了松属树种地理环境的多样性,弄清了分布范围,对以前松树的命名进行了若干修正。

他发表的《中国松属的分类与分布》,是我国松属分类与分布研究时间较早、较完整、具有重要学术价值的专着,为我国植物地理学先驱论文之一,揭示了松属树种地理环境的多样性,弄清了分布范围,对以前松树的命名进行了若干修正。

20世纪30年代,国家战乱、经济凋敝、交通极为不便,郑万钧到西康东部、四川西北部,调查高山云杉、冷杉等针叶林的区系和分布;到浙江诸暨调查香榧、油棉栽培情况;到江西庐山、四川峨边、浙江龙泉、湖南宜章等地调查杉木、高山针叶林、天然林及其树种组成、分布和生长过程;到天目山、天台山、黄山探索高山针叶林分布规律。

他还历时8年,主编了具有权威性和实用性的《中国农业百科全书·林业卷》;历时10多年,主编了具有典范性的《中国森林》多卷本。

他还历时8年,主编了具有权威性和实用性的《中国农业百科全书·林业卷》;历时10多年,主编了具有典范性的《中国森林》多卷本。

为提高工作效率,他还创造性地运用路线调查法、标准地法和标准木法,积累了大量标本和丰富的第一手资料。其中,《对川西高山针叶林的组成、分布的论述》《莽山天然林对涵养水源的重要作用》等文章,至今仍具重要参考价值。《浙江维管束植物》一直是编写浙江植物志的重要参考文献。他发表的天目木姜子、黄山花楸等数十种树木新种,丰富了华东木本植物区系成分,不少研究成果被收入林学泰斗陈嵘编撰的《中国树木分类学》中。郑万钧所写的我国较早的《西康东部森林的考察报告》,成为他在法国图卢兹大学科学博士论文《中国四川及西康东部的森林》的基础,深得博士指导教师的赞赏。论文出版后,得到了当时中央大学教授、地理学家任美锷的大力称赞,特着文推荐,指出不仅是对林学的贡献,也是对地理学的贡献。

推进振兴林业战略

推进振兴林业战略

郑万钧创立了实验森林地理学、实验树木学,以动态观点研究森林生态,为造林、营林和林木生长提供了大量的科学数据,是适地适树首创者之一。

根据农林牧生产需要,吴中伦将全国分为4大类型区:林区、田园林业区、草原护牧林业区、城市及工矿区。他认为,要针对不同类型实行分类指导。

根据农林牧生产需要,吴中伦将全国分为4大类型区:林区、田园林业区、草原护牧林业区、城市及工矿区。他认为,要针对不同类型实行分类指导。

理论指导实践 科技改变林业

他一再强调,林场是林业生产的基本单元,是林业的基层组织,要搞好林业建设必须办好林场,各级林业科研机构都应建立和办好实验局或试验林场,各级林业院校都应有教育林场,这是科研、教育紧密结合生产行之有效的方法。他提出要把建设好定位观测站、长期积累基础资料作为科研单位的一项重要的基本建设,并亲自主持了中国林科院广西大青山实验局的筹建工作。

他一再强调,林场是林业生产的基本单元,是林业的基层组织,要搞好林业建设必须办好林场,各级林业科研机构都应建立和办好实验局或试验林场,各级林业院校都应有教育林场,这是科研、教育紧密结合生产行之有效的方法。他提出要把建设好定位观测站、长期积累基础资料作为科研单位的一项重要的基本建设,并亲自主持了中国林科院广西大青山实验局的筹建工作。

理论与实践、教学与科研、科研与生产相结合,科研教育要为国家、人民、林业服务,是郑万钧重要的林业学术思想。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吴中伦还特别重视组织科技工作者为林业建设献计献策。1978年,他主持召开泡桐学术讨论会,提出《关于大力发展泡桐的建议》,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使我国泡桐科研工作得到了很大发展。1984年,国家科委批准成立了林业部郑州泡桐研究中心。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吴中伦还特别重视组织科技工作者为林业建设献计献策。1978年,他主持召开泡桐学术讨论会,提出《关于大力发展泡桐的建议》,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使我国泡桐科研工作得到了很大发展。1984年,国家科委批准成立了林业部郑州泡桐研究中心。

作为教授,他常带学生去山东、江苏、安徽、广西等林区开展调查实践。作为南京林学院院长,他组织气象、土壤、森林生态、造林、森林经理等学科青年教师,去福建杉木中心南平溪后乡蹲点,分析杉木人工林丰产与多种环境因素和造林技术之间的关系,提出杉木造林宜林地选择和造林技术措施,为我国南方营造速生丰产林提供普遍指导。作为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林业组副组长,他全力以赴,组织制定《1957-1969年林业科学技术发展规划》。

1981年-1982年,作为海南岛学术考察负责人之一,吴中伦亲自撰写了《对海南岛大农业建设与生态平衡的若干建议》,最后由考察组提出《海南岛大农业建设的几点建议》,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

1981年-1982年,作为海南岛学术考察负责人之一,吴中伦亲自撰写了《对海南岛大农业建设与生态平衡的若干建议》,最后由考察组提出《海南岛大农业建设的几点建议》,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

任南京林学院院长期间,他受中国林科院委托,组建南京林业研究所,即后来的中国林科院亚热带林业研究所,并兼任所长,为中国亚热带地区的林业科学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86年,以他为首的25名林业科学家提出了《扭转森林资源下降的紧急建议》,被《中国科技报》全文刊登。

1986年,以他为首的25名林业科学家提出了《扭转森林资源下降的紧急建议》,被《中国科技报》全文刊登。

1962年,郑万钧调入中国林科院,先后任副院长、院长。他一再强调,要坚决贯彻科学研究与生产实际相结合、为生产服务的方针,一切工作要从调查研究入手。

1990年,他开展了“加强主要林区建设”咨询课题研究,出版了《加强主要林区建设——发展森林资源,发挥森林生态效益》的咨询报告,并将报告寄给钱学森指正。钱老复函称:“读后深受教益。”

1990年,他开展了“加强主要林区建设”咨询课题研究,出版了《加强主要林区建设——发展森林资源,发挥森林生态效益》的咨询报告,并将报告寄给钱学森指正。钱老复函称:“读后深受教益。”

鉴于中国森林资源贫乏,木材短缺,他特别重视速生丰产林技术措施研究。1966年,他赴南方省区了解速生丰产林科研情况,先后到广东台山了解湿地松种子园建设,到开平调查马尾松飞播造林,到电白博贺港了解木麻黄人工林速生丰产经验,到湛江雷州调查桉树良种造林经验,到广西、湖南、湖北了解省区林科所科研开展情况。白天考察,晚上座谈,连夜撰写考察简报。

图片 25

图片 26

1982年,在全国林业厅局长会上,他作了关于加速实现林业现代化和林业科学技术现代化几点意见的报告。他再次指出,林业科学研究要走在生产前面,要为生产服务;要建立规模较大、学科齐全、布局合理的林业科技研究体系,要培养一支又红又专的林业科技队伍;林业科研机构和科研队伍要相对稳定,要有固定的试验研究基地;要加强基础理论研究,提高林业科学技术水平;要加强科学研究大协作,大力开展群众性科学实验运动;要办好现代化林场,加强技术管理、生产作业机械化等工作。

吴中伦与夫人在北京松山自然保护区

吴中伦与夫人在北京松山自然保护区

图片 27

树木树人鞠躬尽瘁

树木树人鞠躬尽瘁

郑万钧,1904年生于江苏徐州。1929年,应聘为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植物学研究员。1939年,被选派到法国图卢兹大学森林研究所学习,获科学博士学位。先后任云南大学教授、中央大学教授兼森林系主任。1948年,和胡先骕发表“活化石”水杉新种。

吴中伦1911年出生在一贫寒农家,从小就随父农作,是人们口中的苦孩子,他5岁丧母,11岁丧父,12岁到一私营农场当学徒工,由此对园艺和林木产生浓厚兴趣,先后求学浙江大学农学院高级农业职业中学、金陵大学农学院森林系。

吴中伦1911年出生在一贫寒农家,从小就随父农作,是人们口中的苦孩子,他5岁丧母,11岁丧父,12岁到一私营农场当学徒工,由此对园艺和林木产生浓厚兴趣,先后求学浙江大学农学院高级农业职业中学、金陵大学农学院森林系。

新中国成立后,郑万钧先后任南京大学农学院林学系主任、副院长,南京林学院副院长、院长。1955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委员。1962年调入中国林科院,历任副院长、院长、名誉院长,中国林学会理事长等职。主编《中国植物志》第七卷、《中国主要树种造林技术》、《中国树木志》一卷和二卷等巨着。

职业中学毕业时,吴中伦被金华畜牧场等单位聘请为技术员、教员,月薪70元,同时,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请他做练习生,月薪15元。他选择了后者。他认为,这里聚集了钱崇澍、裴鉴、孙雄才、郑万钧、方文培等大批着名植物学家,是智慧的殿堂。

职业中学毕业时,吴中伦被金华畜牧场等单位聘请为技术员、教员,月薪70元,同时,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请他做练习生,月薪15元。他选择了后者。他认为,这里聚集了钱崇澍、裴鉴、孙雄才、郑万钧、方文培等大批着名植物学家,是智慧的殿堂。

1946年,他赴美留学。出发前,梁希教授赋诗相赠: “大火西流七月光,碧天无语送吴郎。定知三载归来后,沧海茫茫好种桑。”勉励其学成回国。在美,吴中伦以优异成绩先后获耶鲁大学硕士、杜克大学博士学位。之后,回到新中国,就职林垦部,1956年调入中央林业研究所。

1946年,他赴美留学。出发前,梁希教授赋诗相赠: “大火西流七月光,碧天无语送吴郎。定知三载归来后,沧海茫茫好种桑。”勉励其学成回国。在美,吴中伦以优异成绩先后获耶鲁大学硕士、杜克大学博士学位。之后,回到新中国,就职林垦部,1956年调入中央林业研究所。

曾跟随吴中伦、现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的蒋有绪说:“吴老是一本活字典,我们碰到的任何植物没有他不认识的,只要给他一片叶子,或将其描述一番,或者画下来交给他,他都会告诉你是何种植物。更为神奇的是,调查地所处海拔有多高,吴老目测与实际测得的数据总是相差无几。在学术研究方面,他见解独到,从不人云亦云。”

曾跟随吴中伦、现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的蒋有绪说:“吴老是一本活字典,我们碰到的任何植物没有他不认识的,只要给他一片叶子,或将其描述一番,或者画下来交给他,他都会告诉你是何种植物。更为神奇的是,调查地所处海拔有多高,吴老目测与实际测得的数据总是相差无几。在学术研究方面,他见解独到,从不人云亦云。”

追随吴老20多年的中国林科院资深专家盛炜彤回忆道,吴老平易近人,出差在外,常和随同人员同吃同住。有年夏天,他们带着铺盖卷到秦岭一带考察,当地人并不知道研究员的含义,以为和炊事员、饲养员一样,吴老毫不在意,和大家一道住进了蚊虫纷飞的破庙,轻松愉快地说根本没问题。“那时的我们一般是春天出门,夏天回京,一走就是半年多。跟着吴老,一路采标本,一路学知识,在实践中学来的知识全刻在了脑袋里。”

追随吴老20多年的中国林科院资深专家盛炜彤回忆道,吴老平易近人,出差在外,常和随同人员同吃同住。有年夏天,他们带着铺盖卷到秦岭一带考察,当地人并不知道研究员的含义,以为和炊事员、饲养员一样,吴老毫不在意,和大家一道住进了蚊虫纷飞的破庙,轻松愉快地说根本没问题。“那时的我们一般是春天出门,夏天回京,一走就是半年多。跟着吴老,一路采标本,一路学知识,在实践中学来的知识全刻在了脑袋里。”

现为中国林科院森环森保所所长、吴中伦的关门弟子江泽平说:“先生一生俭朴,适应性很强,去野外考察,给人感觉是吃什么都香,在苍蝇满天飞的条件下,老人家都能坚持把饭吃下去,并安慰大家说吃点大蒜就好了。”“吴老的大家风范让我受益终身。他曾教育我们:一定要打好基础,个人兴趣一定要与国家需求相结合;做学问,做研究,涉及面一定要广,但研究一定要专;做事一定要学会先做人。”

现为中国林科院森环森保所所长、吴中伦的关门弟子江泽平说:“先生一生俭朴,适应性很强,去野外考察,给人感觉是吃什么都香,在苍蝇满天飞的条件下,老人家都能坚持把饭吃下去,并安慰大家说吃点大蒜就好了。”“吴老的大家风范让我受益终身。他曾教育我们:一定要打好基础,个人兴趣一定要与国家需求相结合;做学问,做研究,涉及面一定要广,但研究一定要专;做事一定要学会先做人。”

吴中伦一生对松树情有独钟。“岁暮满山雪,松色郁青苍。彼如君子心,秉操贯冰霜”,就是其精神写照。

吴中伦一生对松树情有独钟。“岁暮满山雪,松色郁青苍。彼如君子心,秉操贯冰霜”,就是其精神写照。

图片 28

图片 29

吴中伦,浙江诸暨人。中国着名林学家、森林生态学家、森林地理学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全国劳模。是我国林业区划、林木引种驯化、把林学理论成功应用于中国林业建设的开拓者之一,在中国森林地理方面作出了奠基性的贡献。曾任中国林科院副院长,中国林学会理事长,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六、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吴中伦,浙江诸暨人。中国着名林学家、森林生态学家、森林地理学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全国劳模。是我国林业区划、林木引种驯化、把林学理论成功应用于中国林业建设的开拓者之一,在中国森林地理方面作出了奠基性的贡献。曾任中国林科院副院长,中国林学会理事长,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六、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本文由402com永利平台发布于林业,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森林地理奠基者,命名活化石